羚羊

小虎的肥猫就是这样的!

三文鱼手握


.

电梯门快合上时门外有人急匆匆地喊“等等”,荣荣按了开门按钮后一个提着两大袋购物袋的女孩冲进电梯。

“谢,谢谢你。”女孩喘着气,“可以帮我按一下十四层吗?”

荣荣照做后,女孩随意放在地上购物袋散开,电梯上行过程中一袋番茄滚了出来,滚到荣荣脚边。

女孩想去捡,但是穿着小裙子蹲不下,荣荣弯腰帮她捡了递过去,笑着说,“需要我帮忙吗?你怎么提这么多东西。”

“没事!”女孩说完十四层到了,提起购物袋,临走前朝荣荣挥手再见。

.

二十二层到了,电梯门缓缓打开,一个穿黑衣服的男人靠在2203门口。

荣荣看到他就立刻按了关门,但对方看到他后快步走过来,双手撑开了电梯门。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三文鱼手握


.

上次带狗来看病的男孩又来了,说是去上大学前想给狗做一次体检,段医生是他信赖的医生,把狗交给段医生比较放心。

小孩话多,但不烦人,恩恩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天,给小孩说他大学时事情。

“宜恩!”

恩恩听见有人在门口喊他,走到门口看到荣荣怀里抱了只眼睛都没睁开的奶猫。

“我刚在路边,这小东西趴在路中间挡我道,我看周围也没有其他大猫,担心它被车子压到,赶紧来找你了。”

恩恩把奶猫接过来,奶猫眼睛被分泌物糊住了睁不开,身上脏兮兮的,转头对一旁坐着的小孩说刚抽完血让他狗等一小会儿。

荣荣站一旁看,舒了口气,一回头发现小孩正盯他看,便朝他笑笑,小孩头“刷”地低下去。

.

荣荣关于养奶猫...

三文鱼手握


三文鱼手握

TXT版本 密码:n9vt

结尾在最后,中间排序内容稍微有增加。

乐乎不给我解屏,也不解释为什么第一次能申诉成功第二次就不行。突然就觉得很心累,虽然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什么热度,只要有人喜欢就好,但是乐乎三番两次泼冷水,真的很疲惫了。

那就祝乐乎越来越好吧。

今天也是脆弱社畜_(-ω-`_)⌒)_

三文鱼手握


.

「重嘛?」

「不重。」

「我帮你提。」

「你拉好我。」

「那不是必须的嘛。」

小虎牵着恩恩绕了远路回家,下班高峰街边的餐饮小吃店都热闹起来了,小虎嘴上说不知道,眼睛盯着一块温泉蛋鳗鱼饭的广告牌看了很久。

「你挺喜欢吃日料的啊。」恩恩见他打定了主意腿脚还站在原地不动,走在前面催促,「走啊吃这个。」

「真的吗?你想吃吗?」小虎试探性地一问。

「你不是想吃吗。」恩恩说。

「你不想吃我们换一家。」

「就这里吧。」

「好!」

恩恩笑出声。

小虎问他为什么笑他就摇头,也不说原因。

「你每次笑我都想亲你。」小虎凑近他耳朵小声说。

恩恩又强行憋住。

.

之前恩恩没想到小...

三文鱼手握

·

恩恩这天提前下班,下班时和所有的同事都打了招呼,正好老板也在。

「这几个月怎样,工作得还开心吗?」老板拍拍他的肩膀。

「很开心,谢谢您愿意收我这个兼职。」恩恩笑着说。

「小事,叔叔和你爸爸认识都多少年了,还客气什么。这次之后你是想明白了继续回去做宠物医生?还是另有打算?」

恩恩越过老板的肩膀,能看到靠在店门口围墙边上等他的男朋友,双手拿着手机像在玩什么。他最近对节奏游戏有些上瘾,无奈手速不行,每到关键的关卡都会舔着脸来求自己帮忙。问他为什么玩不过还要继续,他一本正经地说,难道因为有可能失败就要放弃吗?

的确是他会说的话。

「我最近在申请学校,审核通过的话会继续念...

三文鱼手握


.

寿司师傅和小虎一个坐外面一个站里面,时不时眉目传情。

还有许多别人看不懂的表情暗示。

「你俩,能不能收敛一点。还有你,最后一天上班了也不好好上。」

同事故作严肃,寿司师傅被“训”后老实很多,也不接收小虎的爱情信号了,忍了很久后才抬头,发现小虎撅着嘴很不满。

「午饭想吃什么,我去买。」小虎的手机屏幕上滚动着荧光字幕。

恩恩和他对口型,小虎又在手机上输入和他确认。

恩恩笑着点头,小虎朝他抛了个媚眼,蹦哒去买午饭了。

刚才的同事见小虎走了又凑过来,「天呐我也就出去玩了几天,回来你们都这么——果然当初我没猜错,你还不承认。」

「没有的事,就是朋友。」恩恩低头捏寿司,嘴上还是要狡辩...

三文鱼手握


.

用一个东西形容对方。

恩恩:内心住着狗的大猫(显而易见)

小虎:小龙虾

恩恩:??

小虎:钳子很大夹人很疼,壳又硬,还难剥,但是剥开后肉又软又嫩的,吃了还想吃

恩恩:……你能不能含蓄一点

小虎:啊?我怎么了吗?

恩恩:你刚开车了。

小虎:(微笑)没有

.

三文鱼手握


.

寿司师傅扎头发时小虎抱着他不撒手,负重上百斤寸步难行。

「我觉得我头发太长了,想剪短。」恩恩手上拢着小辫子,抽了根皮筋牙齿咬着一端撑开,「你说剪成什么样的啊?」

「你剪成啥样都好看。」

小虎手不老实,哪都要摸。

恩恩默默加快了穿戴的速度,最后戴上帽子,自认为把把脸上的红晕都遮住了,「你昨晚还没摸够啊。」

「不够,今晚还要摸。」小虎想亲他,附身被帽沿磕碰了额头后顺势后退几步翻车在大床上,露出肚皮。

「你又作什么妖?」恩恩踢他小腿,小虎又扭几下,就是不起来。

「好痛啊——你帽子撞我——」小虎在床上打滚。

「没有吧,在哪我看看?」

恩恩配合他演戏,爬上床,刚凑近鬼哭狼嚎的人就...

三文鱼手握

茶叶蛋,我的人生之光。゚(゚´Д`゚)゚。

按照惯例,会出现早晨的温存(?)意思是快完结了

.

小虎醒的比较早,一睁眼面前就是寿司师傅白皙的脖子。

小虎以为自己梦还没有醒,小心地靠近那片皮肤,嘴唇缓缓贴上去。

不仅很温暖,而且能感受到跳动的脉搏。

手臂收紧,怀里结结实实抱着心上人。

他俩竟然真的上船了,寿司师傅主动跨坐在他身上,起伏的身体美丽动人,湿润的唇温柔缱绻。虽然第一次因为兴奋草草结束,但渐入佳境后小虎觉得自己还是非常坚挺,把寿司师傅照顾得舒舒服服。

寿司师傅被搂得动不得,很快醒了。

小虎做贼心虚地松开手,假装老实躺着。

恩恩睡眼惺忪地看了小虎一眼,这人装...

三文鱼手握

这几段连起来看可能比较有感觉,最新在最后嘿嘿嘿

.

寿司师傅的小侄女满月,去姐姐家吃满月酒了。

小虎想去蹭吃蹭喝。

「你以什么身份去?房客?」寿司师傅梳了背头,长出来的头发扎了小辫。

「以你未来对象的身份出席不行吗?万一你家人很满意我呢。」小虎眼巴巴地坐在马桶盖上,扯寿司师傅的衣服下摆。

「你又知道了。」

「你满不满意?我住进你家前问你的问题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回答我。」小虎把恩恩堵到墙角。

恩恩推开他,蹦到门口穿上鞋走了。

小虎郁闷。

「叮——咚——」

小虎透过猫眼看,发现是十四层女孩。

「有事吗?」小虎警惕地看着她。

「我爸妈给我寄了一点腊肉干菜,我吃不完,房东平时挺...

三文鱼手握

.

小虎和荣荣的计划

小虎:忆童年忆童年忆童年,相互喂食,互相擦嘴,亲密的身体接触,说小宝贝听不懂的梗。

荣荣:你他妈的,做完全套你可能会被扫地出门

小虎:那就证明他特别在意啊!!我在他心里很有地位!!

荣荣:普通朋友这样对我我也会很生气的,你就是睿智。

小虎:我俩不是普通朋友……你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对我的……balabal

荣荣:我来帮你分析(思考片刻)。你丫的比赛的事连我都瞒着?!

小虎:这不,怕你一不小心透露到我爸妈那里嘛……你妈和我妈关系这么好……

荣荣:你就这么看我的?

小虎:你还敢说?为了看我被我爸骂你啥事都干的出来。

荣荣:小学的事就别总说了,我现在成熟了。...

今天嫖可爱虎了咩?

嫖了

三文鱼手握


.

恩恩拿了一根小虎的充电器,又坐回沙发上。锅架上电磁炉,那俩一前一后把食物端上餐桌,恩恩时不时瞅一眼,心里头酸溜溜的。

因为喝气泡饮料喝饱了,恩恩在火锅前坐下后毫无食欲,一根鸡腿菇啃了两分钟。

荣荣很健谈,也很幽默,大家说的没一句话他都能接上,饭桌上的气氛很轻松。但因为他和小虎很熟,而小虎和恩恩又是一个不上不下的关系,荣荣和恩恩只是房东与普通房客,自然话题都是熟悉的人在互动。

荣荣捞丸子的时候没拿稳,丸子弹回火锅汤里,汤汁溅了小虎一脸,辣得他睁不开眼。恩恩抽了张纸想递给小虎,荣荣已经站起来越过汤锅给小虎擦了脸。

「你一定是故意的。」小虎对荣荣说。

「没有的事。」

恩恩又把那张餐...

三文鱼手握


.

小虎把厨房里的厨具敲得叮当响,听着不像在做饭而是在拆家。

荣荣和恩恩不熟,但作为房间目前的主人,自然没有让客人帮厨的道理,即使荣荣十指不沾阳春水,本着配合朋友演戏的初衷,荣荣还是主动进了厨房。

这样一来恩恩更难受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要为了一顿饭给自己添堵。

「诶很好笑啊,不是你要刺激人家的么,怎么先被刺激了?」荣荣小小声和切瓜的小虎说。

小虎一用力,瓜飞进洗菜池里,小虎随便冲了冲又拣出来放菜筐里。

荣荣挑了根切好的黄瓜丁吃,「你俩摊开说算了,一来二去的真没意思。」

「我就是想看看他疯狂在意我的样子啊……」小虎也吃了根瓜,「今天那小屁孩对他黏黏糊糊的,臭不要脸。」

「就是他一个...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