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三文鱼手握


.

恩恩想起了垃圾桶里的寿司,快速走到客厅想毁尸灭迹,却发现前几分钟还在卧室里睡着的小虎先他一步,坐在沙发上打开了那只打包盒。

寿司师傅承认自己昨晚扔在那么显眼的位置是故意的,但早上小虎不咸不淡的态度又让他在某个瞬间后悔了。

小时候被一只流浪狗缠上,跟了他两条街,他做了两条街的思想斗争决定把这只狗带回家,回头一看哪还有狗,狗早跑没了。

站在路中间找狗的他就显得很蠢。

「你给我带的?」小虎装作很意外的样子。

「做多了,不能浪费。」寿司拿不到了,恩恩径直走到储物柜的药箱里翻出一颗润喉糖,但是糖有些融化,黏了他一手糖浆。

小虎见他去翻药箱,立刻走过去,「你生病了?」

「没有。」恩恩把包装纸搓成小球捏手心里,手藏到身后。

小虎凑过去在他嘴唇附近闻了闻。

恩恩以为他要亲自己,身体向后仰而重心不稳。伸来一只手,在他腰上扶了一下。

「薄荷糖?」

「嗓子疼。」恩恩快盯穿小虎衣服上的logo。

「寿司都坏了,不能吃了。」

「扔都扔了。」

「谁让你扔的。」

有一点不对劲。恩恩抬起头,发现小虎鼓着腮帮子。

「你给我做~我想吃~」

「……」

「需要什么我们去超市买嘛~」

……

恩恩穿好鞋站在家门口,怀里抱着一个大购物袋,反复确认小虎说的是“我”还是“我们”。

.

猛虎撒娇(x

评论(8)
热度(55)
  1. 恶作剧一场羚羊 转载了此文字

单口相声表演艺术家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