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三文鱼手握番外之 不要撸陌生的猫

*依旧是平行宇宙设定

*林小虎和林小猫的初次见面

*陌生人系列之三

想看波比那就给你们看看波比水仙。

.

小虎:恩恩

寿司师傅:能不能叫全名

小虎:段泥恩

寿司师傅os:听起来不太对但是算了

小虎:你为什么对我的猫这么好

寿司师傅低头,大肥猫舒服地瘫在沙发上,他左手是搓起来的毛球,右手是梳毛工具。

寿司师傅:因为我是兽医

小虎:我还是小脑斧呢你怎么不来摸摸我,如果我是小猫咪你会不会每天和我睡一起?

寿司师傅:尼奏凯,不会有这样的假设的

小虎:那我不做小猫咪我做你男盆友,让我和你睡觉觉——(伸手去抱)

寿司师傅用jio顶住了小虎的肚子后溜走,小虎扑空。

.

是夜。

小虎被一道光唤醒。

醒来时发现窗台上蹲着一只猫,猫背光,小虎以为是他的猫又半夜吓唬他,“咪咪咪咪”喊了半天没动静。

「算了,你爱咋样咋样吧。」

小虎翻身要继续睡,突然被大力翻回来平躺在床上,面前是一个长着猫瞳的男人。

小虎刚要说话时被捂住了嘴。

「你不要惊讶,但是我就是你。」

小虎推开他的手坐起来,摁亮了台灯。对方在黑暗中亮晶晶的猫眼为了适应灯光变回人的瞳孔。

「或许你有没有看过一部美剧叫supernatural……?我是说你和里面的恶魔也太像了吧……」

小虎看清了这人的脸,和他的确是二模不差,但有一种说法是在同一个空间里见到另一个自己,总会消失掉一个。

「我觉得我梦还没醒,但你最好赶紧消失。」小虎说。

「你把这当成是在做梦可能会好接受一点……但现在的问题是我的通讯设备与我的同事断开了链接,这里我第一次来,“门”把我送到了这里。」

「“门”?我以为这里是《相对宇宙》。」小虎完反应过来,「不对啊,现在的确是相对宇宙,看来我昨晚被踢的太狠做噩梦了。」

「看来你看的电视剧还真不少。你这也不是应对噩梦该有的反应。」

「失业人士只能给自己找点乐子。」小虎说完反应过来,「你能听懂说明你看的也挺多。」

男人挑挑眉。

「而且我最后会醒,也就没必要害怕。」

「做梦只是我安慰你的一种说法……」男人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看见了缝纫机和一些半成品瑕疵品布偶,「你是做什么?」

「设计玩具,你呢?你的存在看起来不太符合常理。」

男人伸了个懒腰走到窗边,弓起身体弯曲双腿,变回他方才蹲在飘窗上的造型。

小虎愣住了。

「刚你看到的是我。」猫咪说完落地再蹦上柔软的大床,悠闲地躺下,「以后别拿我的眼睛和spn里戴着奇怪美瞳的演员比较。」

「这……我是猫。不对,你是猫。」小虎看到了脖子上的名牌,顺手翻过来看,「Bobby……」

波比一爪子拍掉他的手,「这不是你叫的。」

「那我该叫你什么?我俩名字一样的话,我还没试过像叫朋友一样喊出我的名字。」

波比的毛柔软,蓬松,小虎想摸一把。但他自己看起来不是那种easy cat,便忍住了。

「实在不行喊“A”也不是不可以,大家相互拍一下吧,就别叫了。」

「好!」小虎借口拍一下撸了一把猫。

波比翻身变回人,皱眉看他。

「为什么这个宇宙的我神经兮兮的……」波比看了看通讯机,依旧没能和同事重新建立通讯连接。

.

波比和小虎躺在小虎的床上,边看电视边商量对策。

波比是夜猫子,精神的很。小虎经历过刚才发生的事又开始困倦,眼前的电视节目加快了他困倦的速度,说话时眼皮已经撑不开。

「是不是我现在睡了早上一觉醒来你就会消失。」

「我都说了做梦只是一种说法。」

「那我们早上起来再商量吧,我不行了。」

「睡吧睡吧。」

波比确定小虎睡着后翻身下床,轻手轻脚打开门,被突然出现的毛绒生物吓得一激灵。

是另一只猫,警惕地弓着背,发出的声音充满敌意。

「老天。」

猫的问题得猫来解决。波比把它打成飞机耳,跨骑在它身上叼住后颈那块皮,吃了一嘴的长毛。小肥猫被放开后怯怯地跑回角落的圆形猫抓板上老实睡着了,盯着这个和自己主人长的一样的陌生人,蹬着后腿,随时因为他的靠近而逃走。

暂时解决了拦路虎一号,波比开始在整间屋子里闲逛。他自己住的卧室不是主卧,主卧的门紧闭,想必另有其人。鞋架上的鞋都是一种风格,波比想到自家房东每次买东西都会买两份,说是情侣装,其实就是在同化他。

当然他觉得房东在家什么都不穿是最好的。

林在范一边想着“我的小母猫现在在做什么呢有没有想我呢”,一边往主卧门把手上安装静音装置。

我只是想看一看这个宇宙的我的同居伙伴而已。林在范想。

没想到门一开,和房间主人撞个正着。对方刚从卫生间里出来,额前的长刘海遮挡视线,他抬手把头发拢到耳后。双眼因为半梦半醒而有点迷离。

「有事吗?」

林在范咽了口口水,从头到尾快速扫了一个来回后关上了门,三两步溜回小虎的房间里躺着。

床上的人睡得很熟,林在范盯着他看了会儿,又拿出通讯器试了几遍依旧是老样子。他和脏辫哥来执行任务,负责把偷渡到这边的一只加菲猫带回去。任务结束后,回去的“门”却出了差错,他被传送到了小虎家,没回到他自己的宇宙。

原本急切回家的心在见到这边的段宜恩后改变。身边这家伙又和这边的“段宜恩”不清不楚了,加上“门”的开启需要上头审批下来的公文,只能那头来寻。在被寻到的这段时间里,林在范都打算待着这个家里。

定位器保持着开启的状态,林在范变成小猫咪,缩在小虎身边。

.

小虎睡醒后沧海桑田,寿司师傅脚边徘徊着两只猫咪,一只长毛橘,一只中长毛橘。长毛橘见到主人,凑过来委屈唧唧地叫唤,原地转圈圈展示背上被啃过的位置,毛都粘在一起。

小虎弯腰把猫抱怀里,波比也跳上段宜恩的腿。

「为什么家里会多了一只猫?你昨晚没睡在外面捡的?」恩恩问小虎。

「我昨晚……」小虎琢磨出一丝不对劲,察觉到寿司师傅腿上的橘猫一副看戏的表情,瞬间明白过来,扔了怀里的猫,过去把新来的橘猫拎回自己这儿,「它昨天没做什么吧?」

「喵~」

「我睡醒才发现多了只猫。」寿司师傅揉揉眼睛,问,「你昨晚来我房间干嘛?」

「我没……」

「喵~」

「操」

小虎把波比抓回自己房关上门,被抛弃的长毛看看门又看看恩恩,默默在门口趴下,团成一颗毛球。

.

屋子里两个林在范扭打在一起,两人水平接近体力接近,不分上下,难定输赢。

「你大半夜去他房间做什么?!」小虎揪着波比的衣领子。

「我什么都没做,我要做了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待在这间屋子里?」

「为什么不能?」

「你俩还没在一起吧。」

小虎见他一脸戏谑,胸口蹿起一团火,拽起他手臂将身体转了一圈,脸朝下按在床上,「关你什么事。」

「我只是想炫耀一下。」波比抬腿踹开压制在身后的自己,整理被揉皱的上衣。手机里没信号但是图片还能看,从相册里翻出一张双人照,小虎看到就捂着胸口倒地不起。

「为什么……」小虎难受。

「因为我是可爱小猫。」波比得意。

「恶心」

「他就喜欢我恶心。」

「快闭嘴吧我不想听。」小虎翻过去又翻回来,「你怎么追的,你家那位又是什么反应?」

「很强势地和他睡了一觉,用实力征服。」波比说的时候脑子里还在回味二十三章的翻云覆雨。

「禽兽啊……」

「人类就是虚伪,还要假装礼貌问一句。他说不行就是不行了?他都让你住进他家了,岂不是引狼入室?」波比说完立刻改口,「当然你也别瞎听我的话,感情还是需要培养。我和我家小母猫可是有感情基础的。」

「……你叫他什么?」

「咋的啦,你就没给你这位起什么爱称?」

「禽兽啊禽兽。」小虎心想他的爱称能绕夏威夷群岛一圈。

「说的我都想他了,昨晚看到你家这位我差点没忍住……」

波比说完被小虎掐住了咽喉。

「劝你最好不要绿你自己。」

「放心吧。不过他留长头发这么好看,我回去也让我的小母猫留。」

……

寿司师傅听见房间里的大动静,过去敲门。
门打开橘猫端坐在扭成麻花的被子上,小虎头发上粘着几根黄毛。

「今天晚上别来店里。」恩恩说。

「为什么?」

「同事要走,一起喝一杯。」

「我去接你啊,你又不能喝。」

「我喝果汁。总之别来。」

波比飞扑过来,蹭恩恩的裤脚求爱抚,躲着小虎。

小虎眼睁睁地看着死猫被他心上人抱起来,脸贴脸。

「它真亲近人。」寿司师傅说。

「我呸」人走后小虎对波比说。

「喵~」

.

波比吃掉了小虎房里的五罐猫罐头一包鸡肉条,着实诡异。

「我想知道其他宇宙的我都是什么妖魔鬼怪……」小虎把剩下的罐头小鱼干锁起来,拍开波比伸过来的魔爪。

波比打了一个饱嗝,睡在床上晾肚皮。房东好久没让他吃零食了,今天很快活,「没见到过,不过……」

「不过什么?」

波比想起了去年刚参加工作,任务途中见到的从7路公交车上下来的人。他下车后上了一辆的士,目的是墓园。而他要找的那块碑是他自己的。

「没什么。」

口袋里一阵震动,波比拿出通讯设备,发现是同事在call他。

「我要走了。」波比起身从桌上顺了一只垂耳兔,「我家小宝贝的小侄女过生日,这个我拿走了。」

「……骗吃骗睡还带打包。」

「还有。为了你的幸福,对不住了。」

话音刚落,小虎感到背上一阵刺痛,模模糊糊看见面前的人朝自己挥挥手,之后失去了意识。

.

寿司师傅半夜回来忘了带钥匙,按门铃没人开,电话也没人接。从消防箱里摸出备用钥匙打开门,发现只有猫一直朝着侧卧撕心裂肺地叫。

「林在范?」

寿司师傅敲门没人回应,心里着急起来。回房找到了侧卧的钥匙打开发现里面的人睡的死沉。

脸上被人用记号笔画成了花脸,那件大牌联名款的白T上写着“恩恩你什么时候才和我睡觉”。

「醒醒。」寿司师傅给了小虎两巴掌。

小虎睁了眼,看见是心上人立刻坐起来。

「猫呢?」恩恩问。

「什么猫?」

「你捡的。」

「我只有一只啊。不是在那么?」

「你失忆了吧。」

「我没有。我还记得我喜欢你啊。」

寿司师傅咬着嘴唇,把头发上夹着长刘海的夹子取下来,就要走,「你先照照镜子吧。」

「不用照,很帅……」小虎低头看到了衣服上的字,「操是谁干的?!」

「我看你还没睡醒。」寿司师傅说。

「所以你和我睡觉吗?」小虎又问。

「你想都别想。」

.

评论(32)
热度(74)
  1. 恶作剧一场羚羊 转载了此文字

单口相声表演艺术家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