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三文鱼手握

05.

.

寿司师傅洗澡前看了一眼手机,洗完澡又看了一眼,啃完一只梨看一眼,上床前又看了一眼。

小虎一晚上都没找他扯皮。

他第二天休息,在卧室里熬夜刷了两部新上的恐怖片,都很一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早上手机响了,寿司师傅记得自己调了静音,眼神对上焦了才发现对方打的语音电话,保持着震动设置。

按了接听后却看到了一张大脸。

「快起床!」大脸说。

寿司师傅烦躁地扯被子盖住自己生了黑眼圈的脸,把手机扔在远处。

门铃声也响了,手机里同步传来声音。

「快开门!」

「开你个头!」

寿司师傅把视频通话按掉后门铃仍响不停,只能从被窝里爬起来,抓了条宽松的t套上就去开门。

小虎站在门口,拉着个最大号的行李箱,右手边是一个猫包,猫主子农民揣在里面。

「你每天起床都是这身打扮吗,我突然好期待啊。」小虎从头到脚把寿司师傅打量了一遍,特别是他圆润可爱的脚趾头,光脚踩在深色木质地板上,引人犯罪。

「你要做什么?」寿司师傅见小虎在盯自己脚看,立马穿上了拖鞋,但是脚趾头仍露在外面。

「我之前住的房子合同到期,房子房东收回去自己住了。我想租房子。」小虎说。

「十一层有一间两室一厅的还空着,租金一万五,押一付三。」寿司师傅警惕地看着他。

「你总得带我去看房吧,不合适我可不租。」

寿司师傅深呼吸,拍拍自己脸,「让我先洗漱。」

「我的行李要先放你家,我的猫也是。」

寿司师傅自觉让开一条道,放人进屋。人家是来给他送钱的,拒绝就不是社会人。

但是小虎嫌十一层采光不好,寿司师傅也坦然回答几乎所有来看房的人都提到了这个问题,他表示愿意给房租打个九折,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没有其他房吗?」小虎问。

「我隔壁有一间三房两厅的,但是你一个人住太大了。」寿司师傅说。

「是太大了,而且我现在没有工作,实在是负担不起。」小虎眼巴巴盯着寿司师傅,「我……」

「不可以。」寿司师傅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我要说什么。」

「你想住我家,你想都别想。」

「我愿意支付三房两厅房一半的租金。」

「不行,我不喜欢和别人一起住。」

「为什么?」

「不为什么。」

「你这么多房间空着也是空着,租给我还能赚钱。」

「不差这点钱。」

「那我今晚没地方去了。」

「十一层爱住不住。」寿司师傅说完按了电梯上行按钮,去意已决。

小虎跟在他后边一路回家,他的行李和猫都在寿司师傅家里躺着,他也在寿司师傅家里躺下了,抱着一只沙发腿。

评论(12)
热度(65)
  1. 恶作剧一场羚羊 转载了此文字

单口相声表演艺术家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