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三文鱼手握

06
.

猫被寿司师傅从笼子里放出来,一屁股坐在它主人的腰上。

多了一个将近二十斤的重物小虎底盘更稳,扎根更深,似乎不管他就会在沙发角生根发芽,彻底和这个家分不开。

「你为什么不让我住?我会打扫会做饭还可以当你的按摩棒,多好。」来自小虎的爱情宣言。

寿司师傅怕什么来什么,操起沙发抱枕就往他身上抡。

「打我就得让我住!」

「打死你让救护车把你拖出去!」

猫懂得察言观色,见屋子主人靠近便自觉让开了,找了一个炮火牵连不到的地方看自己主人挨打。

「难道是因为我昨晚没有和你道晚安你生气了?!」小虎在挨打的空隙中大喊,也不躲,「我收拾行李收拾了一晚上!」

「自作多情!」

寿司师傅打累了,瘫倒在沙发上。见风使舵的肥猫跳进他怀里,开始嗲叫。

「没得商量。」

寿司师傅歇下来又开始困,四周安静了会儿,感觉不妙。睁开眼睛,小虎正坐在沙发边上的地板上盯着他看。

抱猫的手往上托,猫咪的绒毛盖住了寿司师傅的半张脸。

「我也猜到你不会同意的。」小虎手在肥猫身上呼噜一把,站起来拍拍裤子,拉起行李箱的伸缩杆,「我走了,猫先放你这儿。」

「你去哪?」寿司师傅问。

「找地方住。」

「算了你要住就住吧。」

小虎回头看,寿司师傅躺着装死。

「住哪?」

「那间侧卧,你自己整理我不会动手的。」

评论(11)
热度(62)
  1. 恶作剧一场羚羊 转载了此文字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