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三文鱼手握

01.

稍作更改。

羡慕小虎,白天吃寿司,晚上吃寿司师傅。

——

因为有人说恩恩狂野的脏辫发带造型很像寿司师傅。

然后是寿司发烧友小虎。

每天都准时出现在英俊寿司师傅面前的座位上,却什么都不说,寿司师傅做好一碟新的就会被他拿走。

寿司师傅觉得这人有点影响到他,但是没办法,无论换到哪个位置,这人都会坐到他面前。偶尔面前的位置被占了,他就坐旁边,总会面对面。

本来寿司师傅是没有发现异常的,只认为是自己的手艺得到了认可。因为八卦的同事经常在耳边说,才不得不在意。

这人终于搭讪了,用便利贴,写上字,贴在玻璃上,趁着没什么客人的时候。

突然自我介绍什么,好不自在。寿司师傅心想。

还好自己九点下班,这人不会等到九点。

.
寿司发烧友小虎那边,自己终于想好怎么和寿司师傅关系更进一步了,第二天寿司师傅却请了假。问了厨师长,他同事先说,小段去帮邻居家的狗接生了。

「他还会这个?」小虎问。

同事说,因为他兽医专业读到硕士,开了一家宠物医院,一个月没赚钱,医院反而成了流浪动物救助中心,后来就关门了。

「关门了流浪动物怎么办?」小虎又问。

「你自己问他去啊。」同事说。

小虎尴尬,寿司也没吃就走了。

.

第三天寿司师傅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自己被人等下班了。

那人见到自己就迎上来,问昨天怎么没来上班。

「家里有私事。」寿司师傅说。

「你同事说你以前是兽医。」那人说。

「……是。」

「我的猫最近食欲不振能不能拜托你。」那人又说。

「引起食欲不振的原因有很多,有可能是胃里有毛球或者是口炎,或者其他原因。」寿司师傅提起小动物话就变多,当他意识到自己说了很多话时已经晚了。

出于善心只能留了自己宠物医院的地址,让对方周五带着猫来。

但是等到猫来了却发现这猫食欲好的不得了,体重还有些超标。

「昨天还不吃不喝的……。」猫主人说。

「太胖了,买点减肥粮喂吧。」寿司师傅说。

.

宠物医院里养着很多只流浪动物,说是不营业了但是门口有挂牌子,需要可以联系医生。

小虎记下了号码,段医生段医生地叫他。

两人突然变成了医患(者家属)关系,寿司师傅明显没有习惯,答应的也木木的。

小虎从仰视他变成了平视,关系成功更进一步,抱着自己的肥猫,欣赏段医生往一只猫咪前爪上涂药。

「你本职是兽医,却做寿司,跨得挺远。」小虎说。

「什么都尝试一下。」

「但是你都做的很好。」

「谢谢。」

「我叫林在范。」

兽医先生回头,「我知道。」

「你又叫什么名字呢?你的名牌写的Mark,真名呢?」小虎追问。

兽医先生把生病的流浪动物安置好才告诉他,这年头自我介绍什么的,好不自在。

小虎准备离开时兽医先生也打算关门,还想着能否和他同行一段路,谁知他站在兽医院门口不动。

「不走吗?」小虎问。

「我家住楼上。」兽医先生说。

.

小虎的猫三天两头生病,送来时却很正常。猫爷一开始还矜持,躲在笼子里观察,后来猫包刚放下就自个出来了,跳到医生的软座上享受。

最后一次诊病在寿司师傅的家里,公寓22层。

「你这样有什么意思。」寿司师傅很直白。

「什么有什么意思。」小虎装傻。

「就是你太刻意了。」

「我怎么觉得还好。」

「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

「什么人。」

「打我主意的人。」

小虎没想到兽医先生直白得可爱,就承认了,「那我有机会吗?」

「目前看来,没有。」

「为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男人。」兽医先生投来鄙夷的眼神。

「如果我没看错,那是一根男性zw玩具吧。」

兽医先生扑过去用抱枕盖住因为小虎的突然拜访而没来得及藏起来的小棒棒也为时已晚。

「为什么不和我交往试试。」小虎说。

「为什么要和你试。」兽医先生面红耳赤,希望抹去对方的记忆。

「我可能比那个东西好用啊。」

「闭嘴。」

然后就莫名其妙开始交往,更像是因为兽医先生被人揪住了小辫子。

.

评论(9)
热度(74)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