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乖仔把不良嘴里的狗尾巴草扯下来,往他嘴唇上怼了一根不二家。

“你发神经啊!”不良表情凶狠地接过糖,舔舔嘴唇,才把糖放嘴里。

“草有什么好吃的……”乖仔说。

“你懂个屁。”

不良见乖仔背对他不和他说话了,扯他袖子,“喂,什么时候拆的包装纸”

“要你管。”乖仔声音闷闷的。

“喏。”

“什么鬼,”乖仔被不良晃得烦了才肯回头理他,谁知道是一把周一到周五的炸鸡店打折券,“你去哪里弄这么多这种券啊!”

“一起去。”

“上周不是才去吗”

“不一样的打折商品,你到底有没有认真看啊!”

“你一直晃我怎么看哦!”

不良把券往乖仔脸上怼,咯咯咯咯地笑话他,被打了一巴掌。

“我爸妈知道我吃这么多垃圾食品一定会揍我。”乖仔捏着那一沓券,看不良把糖啃光了,叼着那根棍,就想笑。

“你是陪我吃,和你自己偷吃不一样。”不良伸手捏了一把乖仔有一点点婴儿肥的脸颊。

评论(8)
热度(54)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