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回家的诱惑番外之危机四伏


让票选第一的波比提前一天和大家见面

我就脚踩西瓜皮想到哪写哪了🌚👌

.

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家具城悬挂的巨幅海报更换成最新款的时尚北欧布艺沙发,依旧是那只科拉特猫睡在沙发中心,抬着骄傲的头颅睥睨众生。

自从段宜恩知道这只猫是只猫精还是个总裁后,回到家里看见他的橘黄色波比睡在沙发上像一滩胡萝卜泥,总忍不住对比。

波比咋就不是总裁呢?咋就没有那个气质?段宜恩总算知道了许多夫妻婚姻生活的不和谐来自何处。

胡萝卜泥见到他后翘着屁股伸了懒腰,也不上前迎接。

“你今天都干什么了?”段宜恩走到沙发前质问。

胡萝卜泥瞅他一眼,变成美男子,抓着段宜恩的手臂把他拉到自己大腿上打横坐着,“想你和等你回家。”

胡萝卜泥倒是挺会说的。段宜恩不承认自己被美色诱惑,胳膊肘又拐回里头,嘴上依旧要有作为主人的气场:“是不是又吃了很多罐头没吃冻干?水也没有喝?”

“我又不是小猫,这你还担心。”

“你就是小猫咪~”

段宜恩刚说完就被小猫咪压在沙发上左挠右挠,连啃带咬,只能尖叫着作无用的反抗。

“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林在范一把扯下了房东的裤子,“小猫咪的厉害。”

·

“奢华有品位,柔软舒适贴合——”

林在范抢走段宜恩手里的遥控器换台,“广告有什么好看的。”

“我是房东!”段宜恩把遥控器抢回来,曲起膝盖顶了一下压在他身上的大猫咪的下身,“没大没小的。”

大猫咪朝他胸前狠狠咬下去,留下一圈牙印,“你看那只猫太久了,我不乐意。”

段宜恩捂着自己被咬疼的胸口,故意逗他的波比:“那完了,我学校里每走五米就能遇上猫,像展览会一样的,哪只猫长的好看我可了解了,然后把你的口粮带给它吃,它们都叫的可好听了。”

原本段宜恩以为波比会炸毛,结果只是把头歪到一边,枕在他肚子上生闷死。

“不开心了?”

段宜恩踢林在范的小腿,踢了好一会儿才得到回应。

“反正你爱看哪只猫随便看,我还能挖掉你眼睛不成。”林在范说。

“哇好凶喔——”

“反正只有我能睡你。”

“死猫!”

林在范变回猫咪,趴在段宜恩的肚子上,嗲声嗲气地“喵”了一大声。

“吃醋精。”

段宜恩捏波比发起来的肉腮帮子,波比立刻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

拜狗小区附近开了一家猫咪咖啡,林在范前几天下班经过时门口的卡哇伊门牌刚刚挂上,老板在门口指挥工人往里面搬家具,猫咪们都还未入住。

如今和房东出门买冰淇淋吃,这家猫咪咖啡已经开始营业了。

段宜恩站在门口好奇观望。

“不知道这人怎么想的,不知道这个小区人手一狗啊。”林在范见到段宜恩好奇别的猫心里就发酸,嘴上开始下刀片雨,“倒闭是迟早的事。”

“我们进去看一看吧。”段宜恩拉着波比往悬挂五颜六色彩灯的猫咪咖啡靠近。

“我不是猫吗!你还要花钱去看野猫!”林在范拽着段宜恩的手不让他过去,“我不去。”

“这不是,没摸过加菲那些猫嘛……”段宜恩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家猫,“你和我一起去还可以监督我,对不?”

林在范眉头一皱,信了房东的鬼话。

段宜恩进入猫咖后,像鸟儿飞上蓝天,不顾林在范的阻拦,肆无忌惮地吸起了所有品种猫。所有猫只服侍两人,见段宜恩来了,全都躺平任吸,段宜恩吸得不亦乐乎,身后飞来的眼刀一刀未收。

先前在门口林在范就能感知到这块区域的气息不一般,进了门才明白过来,里头的猫全是猫精。

这群猫一个劲地往段宜恩身上贴,林在范不清楚猫舍老板的来历,只能暂时压下火气,看着自己爱人在眼前开垦草原。

“老板,你这猫真不错。”段宜恩说。

老板抱着那只懒洋洋的加菲,唯独这只段宜恩想摸的猫不接客,说道:“都是赛级。如果你想买的话,我这边有很多好苗苗,小猫大猫都有……”

“他不买。”老板话说一半被林在范打断,“他家里有猫了,还特别凶,来一只新的咬死一只。”

段宜恩瞥林在范一眼,“嘿嘿”几声后说:“不买啦,太多猫照顾不过来。真佩服你,养这么多。”

老板也就笑笑,没再说什么。

趁着段宜恩去洗手间的空档,老板正好也接电话去了,屋子里只剩林在范和一堆猫水火不相容。

“这人是你的房东?”睡在远处的美短问林在范。

“你们别想打他主意,领证了。”

“你运气真好,傍上这么好看的人类。”

“既然你不高兴,为何和他一起来?”

“就是,人类不就是想找点乐子,瞧把你给紧张的。”

猫咪们七嘴八舌,林在范第一次进猫咪风月场所,不会允许段宜恩来第二次。

“你们给猫舍老板打工,他给你们多少报酬?”林在范对着离他最近的英短渐层挑眉。

英短渐层伸出自己粉粉的肉爪。

“四罐猫罐头?”

“四你个头!四十罐是基本工资,留下一个回头客工资翻倍。”

“可惜了,你们今天白忙活了。”林在范朝猫咪们耸肩,“而且你们知不知道这附近全是喜欢狗的,别说四十罐了,四罐恐怕都很难保证了。”

“什么四罐?你在和谁说话?”

段宜恩刚坐回原来的位置,一只白猫立刻跳进他怀里,林在范气不打一处来,拉着段宜恩的手就要往外走,“我肚子疼,我要回家。”

“这里有卫生间啊。”段宜恩去了趟厕所回来就跟不上世界发展的脚步了。

林在范瞪着猫瞳朝段宜恩凶巴巴地“哈”了一声,趁着他愣神把人从“盘丝洞”里拉回了和谐社会。

段宜恩第一次被林在范凶,特怂,还不知道他发火的原因,只能跟在他身后一路步行到家,进了门后被按在墙上狠狠地吻。

“你敢再去那种地方我见到一次干死你一次。”林在范说。

.

猫咪咖啡一役后林在范对段宜恩的个人活动万分警惕,加之上次发脾气心中有愧,再有怀疑也都努力克制了。

林在范没任务都窝在家里避暑,猫闲起来全部心思都在房东身上,但是房东一刻没闲着,他在做毕业设计,没课了也三天两头往学校跑。

一旦有了想法心中的不安就会持续放大。

就段宜恩那款留香时间不会超过六小时的香水,在近几日外出前喷上,逛了一整天回到家里闻起来仍是前调,林在范就觉得两脚兽有事情瞒着他。

香水这事持续了好几天,林在范不想跟踪他,想等他自个老实交代,但三天就到了他忍耐的极限,加上晚上睡觉被逼着变回猫,终于在第四天早晨段宜恩起床刷牙时,林在范跟着起了,懒洋洋地搂着他的小身板,自认为婉转地直接说起了香水的事。

“你都这么香了为什么总喷那个,我不喜欢。”

“买唔当然昂用啊。”

锋利的尖牙啃在裸露的锁骨上,沿颈部流畅的线条吻到耳后,朝耳朵里吹气。段宜恩手一抖,牙膏泡沫落到了衣服上。

“……”

段宜恩一嘴泡沫瞥了镜子里搔首弄姿的猫一眼,小猫咪讪讪地眨巴眨巴眼,赶紧用手把他衣服上的泡沫撇干净。

段宜恩漱口洗脸刮胡子拍上须后水大约用了一个世纪的时间,见林在范过了一个世纪还挂在他身上,闭上眼睛献上热吻,亲到小猫咪忘记了自己最开始的目的。

“你之前说很喜欢这个味道的。”段宜恩拍拍他的小脸蛋,留波比坐在床上痴迷地围观他换衣服。

“但是为什么你回到家还要再喷?”林在范问。

段宜恩脱睡裤的手停顿了一秒,“勾引你。”

林在范朝他扑去,把他压在身下,“你骗我。”

“骗你什么?”

“根本就是外面有野猫了!”

“我怎么记得某只猫曾经说随便我看的——”

没否认就是默认,胡萝卜精跳到衣柜顶上,不想再见到两脚兽了。

段宜恩最喜欢看波比吃醋,不慌不忙地站在床上踮脚看,能看见胡萝卜精的尾巴在甩,“你别躲起来呀——我带你去见见你情敌好不好——本来怕你闹没告诉你,谁知道我的小猫咪鼻子这么灵——我错了嘛,你快出来——”说完用手去揪那只橘黄条纹尾巴,“衣柜顶上脏死了,一会儿身上全是灰我可不抱你。”

林在范被顺毛,洗了把脸老老实实出门看情敌去。

结果段宜恩把矮树丛扒拉开,一个猫窝藏在里头,猫妈妈觅食去了,只剩下三只小橘猫层层叠叠睡在里面。

“……”

“你小时候是不是长这样?”段宜恩笑着问他的大橘猫。

“当然不,每只猫长的都不一样。”林在范稍微原谅了两脚兽。

“和亚洲人看欧洲人都长得差不多一个道理,我看你们猫都长的差不多。”段宜恩说。

“我难道不是你独一无二的小猫咪吗?”

“是呀。”

见林在范那憋不住的笑段宜恩又嘲笑他“撒娇精”。

信任危机解除后两人又回到了甜甜蜜蜜的模式。

段宜恩把自己咬了一口的雪糕递到林在范面前,“怎么?看到是小猫就不吃醋了?”

林在范半眯着眼睛舔了一口甜筒的柱身,“你会发现还是成熟性感的大猫更好。”

“臭流氓。”

“反正只对你流氓。”

end.

【小剧场】

林在范:为什么我不能拥有自己的雪糕?

段宜恩:猫吃太多雪糕不好。

林在范:又不是狗和巧克力的关系。

段宜恩:我爱你

林在范:什么鬼登西(脸红)

评论(40)
热度(133)
  1. 恶作剧一场羚羊 转载了此文字

单口相声表演艺术家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