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回家的诱惑


睡不着那就……更新呗

日常怀疑自己要狗带了……

28.

胡同里又是另一番天地。

玻璃穹顶外的雨没停,但隔音效果极佳。段宜恩好奇地四处张望,周围的红砖墙上爬满了绿色藤蔓,空气里漂浮着栀子花的香气。

“这里不是叫茉莉巷吗?怎么全是栀子花。”段宜恩问一脸淡定的林在范。

“茉莉是一只猫。”林在范牵着段宜恩的手往胡同深处的小房子走,从窗户能看到里头的工作人员。

“竟然能以它的名字命名?”

“这个说来就有些复杂,因为她是第一只和人类进行交流的猫精,之后人类和猫咪们能建立起一套成熟的相处模式,很大一部分是她和她先生的功劳。”林在范见段宜恩把他装了的一堆证件的小包抱在怀里,伸手去搭他肩膀,“到了,就是这里。”

两人进了屋,立刻有人迎上来打招呼。林在范和他们很熟悉的样子,段宜恩也顺带被那两人打量了一番。

“没想到你下手这么快!”一个个头挺高梳脏辫的男人最热情,伸出他的花臂拍了林在范的背,又绕到段宜恩面前想和他握手,“嫂嫂好,初次见面。”

在段宜恩伸手前林在范伸出手和他握了,顺带撸了一把他头毛,“这才一年没见,整这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

“他最近看上个人,”一旁戴眼镜长着娃娃脸的男人插话进来,“故意打扮的这么骚想勾引人家。”

“他变回猫也是脏辫?”林在范问。

“对啊,”高个儿很得意,“很快那人就是我的房东了。”

“那人知道你快一周没洗头,肯定不会要你这种脏猫。”娃娃脸说。

“胡说!你又知道了。”脏辫边说边把娃娃脸赶回他的座位,自个又回来招待熟人。

段宜恩听着感觉像是误入什么碰瓷邪教的据点,悄悄拽了他的碰瓷猫一下。

林在范看了他一眼,这才给熟人正儿八经地介绍,“这是我的房东,今天陪我来登记。”随后对段宜恩说,“这俩和我同一届学习出来的,先进来为人民服务了。”

指脏辫,“陈念。”

又指娃娃脸,“方辰。”

“嗨。”段宜恩朝那俩礼貌地微笑。

方辰在座位上打招呼不小心和陈念对上了眼,又被陈念做了鬼脸。

段宜恩觉得这俩人挺有意思。

“你刚说啥?陪你登记?”陈念扯着嗓子故意问。

林在范介绍过了带着人往屋里最里面的小房间走,无视可有可无的老熟人。

陈念见林在范不理他,又跑去招惹林在范的房东,“他平时对你好不好?怎么就答应和他一起过来了呢?你可一定要自愿啊……”

“再不闭嘴揍你了,”林在范揽着人换了一边,“你们这群人都不盼着点我好…”

“他之前和你们一起学习时脾气是怎样的?”段宜恩问。

“就这样啊!坏得不行,动不动就打人你看他!”

“但是他在我家还挺乖的。”段宜恩说完朝林在范笑,伸手揉他后脑勺的头发,仿佛遗忘了波比曾经对他的折磨。

林在范一边温顺给摸,一边还要瞪嘲笑他的同僚,好不容易到了登记入口,陈念给他刷了通行证放两人进去,又在门口旁边的小窗进行了指纹验证,激活了一旁待机的扫描仪,提示扫描相关证件。

“身份证户口本,房产三证,签字画押。”陈念机械地说着扫描步骤,提示段宜恩站在摄像头前面。

“怎么有种我被卖了的感觉。”段宜恩说。

“可不。”

“少废话。”林在范朝着脏辫哥又是一掌。

证件扫描完成后浮现一个窗口,陈念确认无误后示意段宜恩往里头填任意银行卡号。

段宜恩眼神询问过林在范,林在范点头让他填就是。

“哥儿们,真是羡慕。”陈念语气装得酸溜溜,笑眼里倒是没有恶意。

“都会有的。”林在范说完变回小猫咪,在段宜恩小腿上来回蹭了蹭。

“抱我起来。”林在范说。

段宜恩第一次在他是猫的情况下听他说人话,一时间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显示屏上弹出一个窗口,是一个爪印识别。
林在范伸爪往上按了数秒,后脑勺又被人吸了。

“好了,你们进去拍照再出来拿证。”陈念输入密码对面的门自动打开,是个自助摄影房,“想怎么拍怎么拍,里头什么衣服都有,你们应该感恩今天大暴雨,一般这种天没猫会来登记。”

.

段宜恩和林在范坐在摄影房的沙发上,面前真的是什么衣服都有,甚至玩偶连体衣。

“我怎么觉得…像登记结婚一样。”段宜恩看到一套华丽的婚纱礼服。

林在范假装不知情,在一堆衣服里挑了件简单的白衬衫递给房东,自己又拿了一件,“拍着玩,证明我是你的猫。证件上都会有照片的。”

段宜恩扔了白衬衫,翻出两件海岛度假风休闲花衬衣,往波比头上扎了一朵鸡蛋花,在他的鼻梁上架了一副变色眼镜。他自己则是套了个花环在脖子上,拉着波比到镜头前面站好。

“……”林在范咽了口口水,“你以后会后悔的。”

“反正随便拍嘛。”段宜恩露出了招牌笑容,按了拍照按键。

随后在林在范的说服下又拍了正装版本,休闲装版本,折腾了半小时,脏辫哥在外头提示他俩证好了,他们这边结束了可以直接过去贴照片。

最后选择了正装照,那张伪度假照和休闲装照被段宜恩夹进了他的房产证里。

办好的证表面没有文字,唯独中间绣了一朵精巧的白玉兰。

小册子也被一同装进包里。两人从茉莉巷里出来时雨已经停了,从结界里出来时林在范再次让他别回头看,段宜恩紧张地被他带回现实世界后问他这是什么梗。

“吓唬你呢。”林在范看他紧张的样子就想笑,这人现在是他的合法伴侣了却还被蒙在鼓里。

段宜恩用手拍他,反而被捏住手腕拉进一个深情的亲吻。

亲完后段宜恩抱着那颗埋在自己肩膀里的毛绒脑袋,胸口感受着对方有力的心脏跳动,突然希望时间过得再慢一点。

一直这样拥抱。

TBC.

白玉兰的花语:纯洁的爱,真挚

栀子花的花语:永恒的爱,一生的守候

评论(38)
热度(117)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