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

Chapter 1、

 

天气晴,微风,整个小城都进入了春天,路上偶尔有骑自行车的人经过,也会有橘色的猫咪突然窜进路边的绿化带。

小孩子似乎也是风景的一部分。

 

“一起踢足球吗?我叫崔荣宰。”

 

“你为什么不说话?哈哈放轻松。”

 

“我看你这几天都一直坐在这儿,你很无聊吧。其实我挺无聊的,我朋友出了远门,都没人和我踢球儿。”

 

“嘿你怎么一直抱着这个布偶,妈妈说女孩子才喜欢布娃娃。”

 

“你看那边屋顶有一只猫咪!”

 

…….

 

“你怎么都不理我呀………”

 

崔荣宰泄气般地鼓起了腮帮子,双手抱着一个有些脏兮兮的足球,坐在球场边的高台上,脚丫子一蹬一瞪,仿佛在宣泄被无视的不开心。

另一个沉默的男孩子,手指捏着兔子先生的耳朵,见对方不再喋喋不休便缓缓转过头,顶着暖烘烘的阳光,发出了第一个音节。

 

“朴珍….荣。”

 

“你原来不是哑巴呀!朴珍荣,你叫这个名字吗!我叫崔荣宰!啊我刚才好像说过了……嘿嘿无所谓了。”原本气鼓鼓的小脸舒展开,眼睛闪闪发亮。

 

“但你是结巴吗?你多大了?我应该是哥哥,我们交朋友吧。”崔荣宰也不顾自己手上粘上了泥,用力地抓住了朴珍荣白白的小手。

 

“我,来晒太,阳。”朴珍荣没有挣脱,任崔荣宰握在手心里,“我,年纪,6岁。”

 

竟然比自己大,崔荣宰咬咬牙,“我六岁半,你要叫我哥哥!”

见朴珍荣不回答,崔荣宰又自顾自地说起来:“我之前没见过你,你没有朋友吗?为什么总是一个人呆着,这样不合群,不好。”

 

“不过没关系,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以后你想出来玩可以找我。”

 

“或者你可以来我家,我妈妈做的炒年糕特别好吃!”

 

………

 

朴珍荣静静地听崔荣宰断断续续地说着,仿佛不用回应他他也可以单口相声到地老天荒。安静让他看起来不像一个才六岁的孩子,但稚气的脸又不停地提醒着他的年龄。

 

“珍荣!”

 

还没等崔荣宰反应过来,朴珍荣就挣脱了他的手,朝一个穿着高中制服的女生跑了过去。崔荣宰见状也跟着跑了过去,手里不忘紧紧抱着那颗足球。

那小姐姐帮朴珍荣整了整有些皱掉的外套,便看见一个陌生小孩正抬着头看着自己。

 

“你好呀,你是荣荣的朋友吗?”

 

话音刚落,崔荣宰立刻挺直了腰板,见朴珍荣也看着自己,便说道:“对!我们刚刚认识的!我们是好朋友了!”

 

“真的嘛,”小姐姐亲切地笑起来,“我是荣荣的姐姐,我们荣荣说话不太流利,谢谢你照顾他。”

 

“没关系!我很喜欢荣荣!对了我叫崔荣宰,我家就住在附近,以后还可以和荣荣玩吗?”

 

“我们也住的不远,你不介意的话,现在就可以过来玩哦~”

 

“真的吗!”

 

“你来….吧。”朴珍荣突然就伸手拉了拉崔荣宰的衣袖。

 

正值三月,樱花开的正好,有一片花瓣落在朴珍荣的头发上,粉色格子的围巾衬得他的脸庞像一颗水蜜桃。

崔荣宰并不知道,自己会和这个小少年,待在一起很久很久。

 

 

Chapter2、

 

一路走着,崔荣宰才发现自己的家和朴珍荣家仅仅隔着一个十字路口和一条小街,他甚至可以顺路回家,放一放那颗宝贝球,顺便通知了一下正在打电话的姐姐自己要再出会儿门。

 

“喂!!崔荣宰,垃圾倒一下啊!这小子!”

 

崔荣宰完全没有在意,出门的时候还揣了两个大苹果送给“新朋友”。

朴珍荣的家有个小院子,很多不知名小花开在墙角。

 

“哇!你的家好厉害!还有秋千!”崔荣宰拉着朴珍荣的手激动地说。

 

“以后可以常来玩哦~”

 

小姐姐把两个孩子领进屋子里,让朴珍荣和崔荣宰在客厅看电视,自己进厨房准备茶点。

 

崔荣宰家住的是居民楼,一层楼有很多住户,他对这种带着院子的房子非常向往,每次去隔着两条马路的小公园玩,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草地上打滚,有了院子就不用走到很远的小公园,在家门口就能打滚。

 

崔荣宰特别想试一试。

 

也许是因为到了陌生的环境,好动如崔荣宰也变得有些小心翼翼,和朴珍荣一起乖巧地坐在沙发上,但好奇宝宝的眼睛一直骨碌碌地转着,一切对他都充满新鲜感。

 

“荣荣,你先去把药吃了再来吃蛋糕。”

 

朴珍荣端着小杯子进了房间,崔荣宰悄悄地拉住了姐姐衣服的下摆,轻声问道:“荣荣他为什么都不爱说话?”

 

“荣荣呀,去年的时候受伤了,生了病,他虽然都听得明白,但是话说的不清楚,有时候也要想该怎么说。不过现在好很多了,已经可以简单的聊天。”

 

“那是什么病?”崔荣宰无法理解这个病究竟有多严重,但在他的认知里,不能说话的感觉很糟糕,这种心情就像他姐姐吃掉了他藏起来的巧克力一样糟糕。

 

“就像玩具摔坏了就没声音了,”姐姐用手在崔荣宰的后脑勺上比划了一下,又指了指他的嘴巴,“有东西砰的一下,撞到了这里,这块地方就失灵了。”

 

崔荣宰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又问道:“怎样才可以好起来呢?”

 

“只要有人教他说很多很多话,他就会好的很快。”姐姐笑着摸了摸崔荣宰的头。

 

“我,吃完了。”朴珍荣笑眯眯地从房间里走出来就要去拿桌上的蛋糕。

 

崔荣宰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把蛋糕递过来,他自己又拿了另一块,还舔了舔手指上的奶油。

朴珍荣见崔荣宰在发呆,用手肘碰了一下他的手臂,轻声说:“这,好吃。”

 

崔荣宰一个机灵,立刻挖了一大块塞进嘴里,结果被奶油噎住,剧烈地咳嗽起来。

 

“你,你,没……..”朴珍荣一时不知所措,姐姐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杯水让崔荣宰喝下,顺了顺他的背才缓过来。

 

“别急,没人和你抢~”

 

缓过神的崔荣宰地凑到姐姐的耳朵边,细声细语地说:“姐姐我可以帮荣荣,我能说很多话,妈妈说好朋友之间要互相帮助。”

 

“那就拜托你了。”姐姐咯咯笑着,也凑近了崔荣宰的小耳朵回应他。

 

朴珍荣慢条斯理地吃着蛋糕,看那俩人讲小秘密,虽然不理解却也没说什么。

 

“荣荣你带荣宰在屋子里玩吧,姐姐先上楼了,有事就叫我。”姐姐交待了一下,“说起来,你们俩都是荣荣呢。”

 

“那我是仔仔!”傻兮兮的。

 

“仔仔你多大了,我们荣荣6岁。”姐姐被逗乐。

 

崔荣宰心虚地看了一看朴珍荣,语气弱了几个档次,说:“今年5岁了。”

 

“那荣荣还是哥哥~哥哥,好好照顾弟弟。”姐姐同时揉了揉两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就回了房间,两个小孩儿目送她消失在楼梯拐角,客厅顿时只剩下电视机的声音。

 

崔荣宰听见关门声,便和朴珍荣说:“我觉得你姐姐真好,不像我姐姐,每天就知道和我抢零食抢电视,还总是让我做这个做那个。”

 

“还有院子,可以在草地上打滚。”

 

“下次换你来我家玩儿吧,我有很多玩具,我们一起搭积木!”

 

“荣荣,你会不会觉得我的话很多呀?”崔荣宰小心翼翼地问道。

 

朴珍荣立刻抿着嘴摇摇头,皱着眉头欲言又止。崔荣宰就盯着他等着,手里的蛋糕都忘了吃。

 

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想出,朴珍荣也不想了,拉起崔荣宰的手就进了房间,窗边有一架钢琴。朴珍荣自己坐到琴櫈上,拍拍旁边空出的位置示意崔荣宰也坐下。

 

“哇真酷,我在电视上看到过!”崔荣宰兴奋地在琴键上乱按,“你会弹这个吗?”

 

“嗯……听。”

 

崔荣宰把手收回来放在大腿上,摆出特别认真的样子。

 

朴珍荣弹琴的时候,小小短短的手指在黑白琴键间跳动,就像有魔法的小精灵。崔荣宰入迷地看着,轻快的旋律伴随着从窗户倾斜进来的阳光,暖融融地包裹着每一寸空气。仿佛只有在这一时刻,不需要流利的话语,不需要丰富的姿态,便能让人感受到,那个小小少年其实和所有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一样,活泼好动,像早晨八点钟的太阳般充满生机。

 

耳朵边传来细小的笑声,崔荣宰才反应过来一支曲子已经结束了,他回过头,朴珍荣正看着他笑,有点傻。

 

“你真厉害!”说完崔荣宰也傻乎乎地笑起来。

 

俩小孩就这么在钢琴上一阵乱弹,之后俩人都笑地很开心。

 

…….

 

“荣荣,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吗?”崔荣宰趴在琴键上看着朴珍荣,一脸期待。

 

“会,的。拉,钩钩,一百年。”

——END——

(((真的很服我自己,实力短小

评论 ( 7 )
热度 ( 29 )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