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POLO


29.

荣荣の场合

第一人称视角*

.

大人的事情真麻烦。

从我看到爸爸砸碎了妈妈喜欢的玻璃花瓶开始,到后来他们停不下来的争吵,我渐渐从害怕变成习惯。

吵完架爸爸会离开,妈妈独自抱膝坐在卧室里,用手捂住脸,就这样安静地坐着。

我会找许多借口看看她真的只是干坐着还是……因为每次他们凶我我都会哭。

“妈妈我饿……”我轻轻拉了拉她的袖子。

妈妈抬起头,她看起来很难过,眼睛红红的。

“荣荣,你再忍忍,先吃点饼干,乖啊。”妈妈这么说的意思大概是她想自己待一会儿,我会如她所说,乖巧地躲回我的小房间里。家里很久没有买饼干了,大人忙着争吵,小孩对于买饼干这件事是无能为力的。

#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小孩,虽然只有少数人记得。*

我坐在床上看这本我看了无数遍的书,但是能看懂的内容不太多。唯独这句话让我深思,爸爸妈妈的童年,也会经历这样的夜晚吗?

当我发现睡眠可以缓解饥饿感后,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杰森,你说为什么大人要一起生活?”我在幼儿园有一个留学生朋友,他很幽默,而且开朗,我喜欢和他玩。

他的朋友很多,却仍和我保持着亲密的关系,在我还有能力分发糖果的时候在意我有没有多给他几颗来维持他在我心里的特殊性。

“因为,寂寞?”杰森总能语出惊人,也喜欢显摆他学会的新词语,“就像你和我一起玩。”

“但是一起玩,和住在一起不一样。”

杰森想了想,“可是关系不好怎么会住在一起呢?”

这句话更是让我醍醐灌顶,我似乎明白了一些无法挽回的事,但是我不难过,甚至期待之后能过上不用继续饿肚子的生活。

我也的确等到了。只不过有一天妈妈突然找到我,带我吃了一顿我盼望了很久的炸鸡,然后带我去了一个地方。

“荣荣,你先在姑妈家住一段时间,妈妈处理完事情就来接你。”妈妈帮我整理了衣领,即使没什么需要整理的,还摸了我的头,“你在姑妈家要乖啊,听姑妈的话。”

“嗯。”

之前她和爸爸吵架我都没有哭,却在姑妈家里偷偷流了眼泪。但是流眼泪会给人添麻烦,之后我发誓不会再这样了。

我甚至无法分清难过的原因是无法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还是我今后没有杰森的幼儿园生活。

不得不说那几颗糖果意义重大。

姑妈对我很好,但这份好让我产生了负担,我和她素未谋面,她却对我好,我不是她的小孩她为什么要对我好呢?我只能紧闭嘴唇,不敢过多地索取。姑妈家有两个小孩,一个早早去念了寄宿学校,一个还在念幼儿园,而我就是要转学到弟弟的幼儿园。

只是不知道杰森听说我转学的消息会不会难过。

我对新鲜的一切都产生了排斥心理,但我无法选择,只能忍受,对外表现得乖巧,实际上也是在默默忍受着现实,就这样直到妈妈把我接回家的那天。

我没能如愿。

“哥哥,走吧。”我面对朝我伸来的小手不知所措。

“哥哥,吃糖吗?”

“哥哥,我们一起玩吧。”

“哥哥。”

像咒语一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不想理他,我不想。

#一旦你驯服了什么,你就要对她负责,永远地负责。*

“我不想和你玩,我也不吃糖果。”我果断拒绝了他的示好,却在他离开后鼻头发酸。但是我发誓过不会再哭,就不能哭。

杰森不知道怎么拿到了姑妈家的电话号码。我前一秒还在想姑妈口中“我的朋友”会是谁,下一秒就听见了杰森高昂的声音。

那大概是我住进姑妈家后最快乐的一天,杰森说周末要来找我玩。这让我突然放松了,以至于不小心接了烦人弟弟的话。

他把一个夹心面包给我,我说了谢谢。

他像得到了生日礼物那样笑,我才意识到自己打破了界限。界限被打破,以后就不能再维持老样子,怎么想都是件令人懊恼的事情。

“哥哥,我可以帮你,如果你想荡秋千。”烦人弟弟的新招数,用帮助我玩各种娱乐设施的方式示好。

“好啊。”我不得不答应。

他可能以为我们的关系很亲密了吧。我坐在秋千上,时高时低,高时能看到天空,那里空无一人,白云看起来很软,天也很蓝。

如果我是小鸟就好了,能飞到想去的地方,无忧无虑。看见不想见的人就飞走,光是想想我都能笑出声。

烦人弟弟又像发现了什么稀奇的事那样盯着我看,我又只能把嘴角控制住。

“哥哥,你要一直这样笑呀。”弟弟说。

你又知道多少呢。

我朝他笑。

.

*出自《小王子》

评论(29)
热度(56)

© ç¾šç¾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