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回家的诱惑小剧场

又搞沙雕了,因为这几天我和土猫玩得挺开心的(。

.

房东捡新猫了。

普通土猫,没成精。

房东表示这猫乖得要命,不挑食,给猫粮吃猫粮,给零食就翻肚皮。

林在范承认自己异常排外。

“你把那只猫扔了吧。”林在范对房东说。

“为什么要扔,你吃醋了?”房东问。

“有什么好吃醋的。”林在范抬头看天,“不就是只丑猫吗。”

段宜恩盯着林在范看了几秒,跑去把沙发上的丑猫抱起来,往他怀里塞,“那你抱抱它,毛特别软——”

林在范把丑猫扔了,“让猫抱猫,亏你想的出来。”

“只是想让你们熟悉一下。”

“我和它不是一个物种,不想熟。”

“冷酷的小猫咪。”房东说,“我和你还不是一个物种呢。”

“这不一样。”

房东朝波比做了一个鬼脸,成了波比同意新猫留下的理由之一。

其他理由是这猫乌漆嘛黑,贼丑。

丑猫一开始都躲着林在范,吃东西也排在后头,即使房东明确给两只猫分配好了食物,丑猫依旧蹲在角落等橘猫吃完才上前。

房东说的不假,是只老实本分的猫。

林在范稍微接纳它了。

直到某天林在范从客厅的窗户翻进家里,想给房东一个惊喜的背后抱时,发现房东正抱着丑猫看电视,丑猫的肚皮朝天,发动机声轰鸣,眼睛幸福地眯起来,房东在它肚皮上按摩的手从未停止。

又有谁在意蹲在窗边的小橘猫呢?

林在范生气地蹲了五分钟,房东甚至都没看见他。

“喵——喵——”小橘猫大叫。

“在范?你怎么在这?怎么不从门进来?”段宜恩抱着新猫,没有从沙发上起来的意思。

林在范跳到电视柜上,打翻了房东去东南亚城市旅游买的地标模型。

“你做什么呢!”段宜恩终于舍得放下软成一滩烂泥的丑猫,走去捡地上掉落的摆饰。

林在范挺着胸脯仰着头,没等到房东摸他头,等到一个脑瓜崩。

“你打我……”林在范变回人后把房东压在柜子前,低头啃他脖子。

“你以前是猫我可以理解,但现在你不是!”

林在范的耳朵尾巴又冒出来,在房东面前耀武扬威,“我怎么不是了?我一直都是。”

“好吧。”

林在范抱着段宜恩亲的时候偷偷瞄了一眼沙发上的丑猫,丑猫半眯着眼睛正盯着他俩,林在范又伸手捏了一把房东的屁股蛋。

丑猫闭上眼睛。

虽然和低级生物竞争很弱智,但小橘猫依旧获得了胜利的快感。

.

快感持续到了晚上。

林在范在另一间浴室里洗完澡,出来时发现房东坐在马桶上,丑猫睡在他大腿上。

房东以前上厕所都会关门,现如今丑猫拥有了自己都没有的特权。

林在范敲响厕所的门。

丑猫和房东同时抬头。

“为什么你上厕所它也要跟着。”林在范说。

房东觉得没有任何问题,“你以前不也喜欢看我上厕所。”

林在范深呼吸,“但是你把我关在门外面。”

“因为我觉得……嗯……”段宜恩皱起眉,“皮蛋只是一只猫。”

“我也是。”林在范说。

“但是我们是,恋人。需要给彼此一点生活空间。”

林在范:“然后你和你的丑猫零距离。”

段宜恩:“oh shit”

林在范晚上闹别扭不愿意上床睡觉,缩成一团睡在他几百年没碰过的垫子上。段宜恩也不想管他,拍拍床垫丑猫就来了,钻进被子里。

“你真的不打算上来了吗?”段宜恩还是问了一句。

林在范没回应,但是半夜起来把丑猫扔了,自己取代它的位置。

房东第二天看到身边躺着的人,已经见怪不怪。

.

同事说,波比你已经是成熟的猫了,要学会原谅和忍耐。

去他妈的原谅和忍耐。林在范说。

.

段宜恩打算给丑猫洗个澡,因为丑猫太乖了,他打算亲自给丑猫洗。

林在范冷眼旁观,是被差别待遇多次后的麻木不仁。

“我赌上我全部的罐头,你不会成功的。”林在范搬来一张小板凳,坐在浴室门口。

段宜恩不信。

果不其然。

丑猫洗澡时终于像只猫科动物,在浴室里疯狂弹跳,打翻了所有瓶瓶罐罐,索性没在房东身上留下疤痕。

林在范幸灾乐祸地按住逃出浴室的丑猫,丑猫嘴里不停发出不满的声音。

段宜恩很挫败,“它嘀嘀咕咕什么?”

“王八蛋,害人精,大白痴,大傻逼。”

“臭猫!”

林在范躲过一击,拎起丑猫就跑,留段宜恩一人收拾残局。

.

丑猫最后去了老王家,老王一直渴望拥有一只猫,终于在56岁生日时实现。

林在范把丑猫作为礼物献给了他的老师。

老王爱不释手。

段宜恩和丑猫告别那天依依不舍,“以后再也没有这么乖的小猫咪了。”

“哼。”林在范不认同他的说法。

段宜恩晚上发现他身边多了一只露出白色肚皮的橘猫。

“蠢蛋。”段宜恩开心地撸起来。





评论(16)
热度(134)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