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三文鱼手握


.

上次带狗来看病的男孩又来了,说是去上大学前想给狗做一次体检,段医生是他信赖的医生,把狗交给段医生比较放心。

小孩话多,但不烦人,恩恩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天,给小孩说他大学时事情。

“宜恩!”

恩恩听见有人在门口喊他,走到门口看到荣荣怀里抱了只眼睛都没睁开的奶猫。

“我刚在路边,这小东西趴在路中间挡我道,我看周围也没有其他大猫,担心它被车子压到,赶紧来找你了。”

恩恩把奶猫接过来,奶猫眼睛被分泌物糊住了睁不开,身上脏兮兮的,转头对一旁坐着的小孩说刚抽完血让他狗等一小会儿。

荣荣站一旁看,舒了口气,一回头发现小孩正盯他看,便朝他笑笑,小孩头“刷”地低下去。

.

荣荣关于养奶猫这件事有些恐惧,但他表示可以试试,领养人也开始找起来。

这猫清洁了眼睛驱了虫,咕噜咕噜喝了8ml的奶,肚子鼓鼓地躺在桌上的软垫上。

“主要是他太小了,我带回家也可以。”恩恩说。

“我捡回来的还要麻烦你照顾……”

“给我养吧!”

恩恩和荣荣朝小孩看去,小孩眨着眼,对恩恩说,“给我吧,我养过。”

“你不是要上学去了?”

“……”小孩低头想了想,“没事,给我妈妈,她喜欢猫。”

“这样,它成年前的费用都我来出。”荣荣说。

“不用不用!”小孩摆手。

“留个联系方式好了。”荣荣说。

小孩愣了一下,小心翼翼拿出自己的手机双手递过去。

恩恩嗅到一丝不同寻常。

评论(14)
热度(63)
  1. 恶作剧一场羚羊 转载了此文字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