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三文鱼手握


.

「重嘛?」

「不重。」

「我帮你提。」

「你拉好我。」

「那不是必须的嘛。」

小虎牵着恩恩绕了远路回家,下班高峰街边的餐饮小吃店都热闹起来了,小虎嘴上说不知道,眼睛盯着一块温泉蛋鳗鱼饭的广告牌看了很久。

「你挺喜欢吃日料的啊。」恩恩见他打定了主意腿脚还站在原地不动,走在前面催促,「走啊吃这个。」

「真的吗?你想吃吗?」小虎试探性地一问。

「你不是想吃吗。」恩恩说。

「你不想吃我们换一家。」

「就这里吧。」

「好!」

恩恩笑出声。

小虎问他为什么笑他就摇头,也不说原因。

「你每次笑我都想亲你。」小虎凑近他耳朵小声说。

恩恩又强行憋住。

.

之前恩恩没想到小虎的前东家离他工作的寿司店这么近,拐个弯就能看到公司大楼。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小虎问在舔冰淇淋的恩恩。

「意味着你下班就能去吃寿司。」恩恩说。

「意味着我们注定是要谈恋爱的。」

「咳咳…咳」

小虎叹了一口气,「看来你不认同我。」

「你我本无缘,全靠你死皮赖脸。」恩恩说。

.

评论(11)
热度(58)
  1. 恶作剧一场羚羊 转载了此文字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