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机器


今天回家时的突发奇想,没想到写了很长。

脑洞向,开头结尾都比较随意

.

假如林在范是机器人的情况。

产品说明: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只会做泡菜汤,其他不要要求我”

“不可以/讨厌”

刚推出试用机时因为与当下流行的服从型机器人不同,而且外形帅气,许多人都想体验。

人工智能商城随机抽选了十位幸运儿(商城vip)和JB机器人相处两周,但总是时间没到就会被退回,退还理由有“太无聊”“长的帅的假人”“不提供任何服务的假人=只能观赏=占地方”“脾气差”,诸如此类。

有人类的地方就有性,美型智能机器人很大程度是为了满足人类某方面的需求,而这样一个非主流假人,终究是要被时代淘汰。

据说是商城董事长家的公子搞出的离经叛道的作品。

所以JB只有一台,被反复使用。

段宜恩有幸是第十位体验者,即使他在这个商城只购买过一副耳机和一个显示屏。

终于轮到他的时候人工智能商城方面却表示需要对JB进行维修,体验日期推后。

段宜恩很理解,而且他也希望自己拿到的是台相对较新的机器人,不存在与上一位体验者生成的记忆数据残留,零部件也不要老旧才好。

于是他等了半个月,本身对智能机器人没多兴趣的他都快忘了自己中奖这回事,JB在一个下雨天被送到他家。

“他们说我不可以再像一台机器一样被装在箱子里送进主人的家中,我需要自己与主人沟通。”

楼道里的灯坏了,外头风雨交加,时不时一道闪电划过,冰冷的白光映在JB面无表情的英俊面孔上,穿上斗篷就可以扮演吸血鬼。

“你是……?”段宜恩不敢轻易把陌生人放进自己家里,脸对了身份还是需要确认,“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JB当场把自己的手掌拆卸下来,露出金属丝线密集的手腕,蓝色的光在丝线间流动。随后他又把手掌安装回去。

“要不要我把头拆下来。”

“不了不了!”段宜恩开门放人,感谢自己天生不惧鬼神胆子大。

但看清JB携带的行李时他又疑惑了。

“你的充电器使用说明呢?”段宜恩看他只背了一个扁扁的黑色背包,穿的是官网预览上的休闲黑人头套装。

JB盘腿坐下,从包里翻出一套衣服和一本书,再无其他。

“我的电足够您使用二十天,我只有两件衣服,但是我希望您不要给我更换,因为我不喜欢。”

JB的声音也没有任何感情,他真的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书是《挪威的森林》。

“你会做什么呢?JB”段宜恩尝试和JB聊天。

“我只能在你下达指令时做出判断。”JB很傲慢。

“那你帮我打扫房间吧。”段宜恩说。

“讨厌。我最讨厌打扫。”JB说。

“做饭呢?”

“只会做泡菜汤,其他不要要求我。”

段宜恩想了想家里的食材,做一份普通的韩式泡菜汤还是绰绰有余。

“那你去做吧。”

“好的。”

JB制作料理的过程很缓慢,且细致,穿着围裙的样子充满母性,不看脸的话。

趁着JB在厨房的时间,段宜恩查看了他简单的行李,那套衣服是一套休闲西装,书就是正常的书,没有夹带,也没有标记。

“或许你可以穿我的衣服。”

JB把豆腐放在手掌上切时段宜恩建议。

“如果不必要的话,我希望您不要更换我的着装。因为我不喜欢。”

“好吧。”段宜恩有点知道为什么JB机器人不受欢迎。

不过泡菜汤的味道很棒,是餐馆的水准,JB唯一可圈可点的地方。

JB没事时就会翻开《挪威的森林》,从第一页看到最后一页,再重新开始。

“这本书这么有意思吗?”段宜恩疑惑。

“我喜欢看。”

“看来也是系统设置了。”

“是。”

真是无趣。

段宜恩不喜欢一个人出去下馆子,但是在朋友都没空家里只有一个成天看书的JB时他会让JB坐在对面陪他。

“您这么做有些无礼。”JB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虽然我不需要进食,但让别人陪您吃饭却只有你自己吃是非常无礼的。”

“对不起我用了'你',下次我会注意。”JB补充。

他不说段宜恩甚至都没察觉,面前的排骨粉丝汤真是美味无比。

“你想吃我可以帮你点一份放在你面前装装样子,你吃不了我也可以帮你。”段宜恩同时朝服务员招手,“这边加一份排骨汤。”

“您真是个混蛋。”JB说。

被一个混蛋说“你是个混蛋”的感觉并不好受,但是何必要和一个假人较劲呢?

令段宜恩意外的还有JB具备进食功能这件事,他一人吃两份的梦想破灭。

“下次不要再做这种事了。”JB回到家里后,发现自己的黑人头上滴上了油渍,指给段宜恩看,“我不喜欢。”

“你不喜欢又能怎样呢?脱下。”段宜恩命令他。

“我讨厌。”JB说。

“那你就继续穿着脏衣服吧。”

“请给我一件类似的,谢谢您。”

JB竟然还会妥协,这又令段宜恩大跌眼镜。

“可是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呢?”段宜恩发现自己的衣橱里莫名冒出了一件同款黑人头,只不过黑人大哥在背后,他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网购的或者找人代购的还是他脑子抽风在实体店里买的。

总之皆大欢喜。

JB冷淡的脸上露出了类似喜悦的神情,段宜恩意淫的。

“我借我的衣服给你穿,作为交换你要穿上那件休闲西装给我看看。每台手机的全部功能我都要了解,包括机器人也一样。”

“不。”JB说。

“说'好'。”

“不好。”

段宜恩抢走黑人头。

JB面无表情地出了卧室,再回来时穿了休闲西装。

段宜恩突然觉得这个假人不像使用说明上说的那么无趣,为了欲望妥协的JB和为了钱每天上班的自己多像啊。

段宜恩笑了一个晚上。

偶尔觉得JB二十四小时开机耗电,段宜恩会产生同情心。

“你来和我一起躺着。”同情心发作时会这么说。

“不必了。”JB还是拒绝。

“我觉得你这样熬夜很辛苦。”

“我不需要睡眠。”

网购的零食有好几箱,快递集中送到楼下的取货点,JB还能帮忙搬运,代价就是要给他洗衣服。

比起干苦力活洗衣服有洗衣机代劳,科技改变生活此话不假。

JB好奇滚筒洗衣机的运作方式,光着膀子面无表情地蹲在滚筒旁研究。

于是段宜恩发现他也具备了所有美型机器人的优点之一,身材完美。

“我可以摸一下吗?”段宜恩考虑到他什么都不喜欢,做之前会征求身体主人的同意。

“好的。”JB说。

段宜恩反而犹豫了,“感觉这不是你会同意的事情才对。”

“你也会摸你的手机。了解机型也是用户体验的一部分。”

段宜恩想起用户反馈的信息中包括“不提供任何服务”。

“细腻紧致,线条流畅。”段宜恩摸完说。

“谢谢,如果您的手机会说话,也同样会感谢您。”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您的确像在形容一台机器。”JB说。

这话段宜恩琢磨了很久,但JB是一台没有任何感情的机器。

他却喜欢看爱情小说。

网购的零食有很多失败品,但都价格不菲,段宜恩想丢给JB。JB对花花绿绿的包装十分厌弃,却拆开了一罐粉色的饮料。

“拜托,不要浪费好东西。”段宜恩企图虎口夺食,也为时已晚。

“喜欢。”

段宜恩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以至于JB喝完了所有的草莓牛奶,他都没拦着。

“喜欢。”JB又说了一次。

说好的没有任何情感呢?段宜恩很想打电话给客服问一问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段宜恩买了一盒紫色染发膏,自己却染不到后脑勺。JB是个很好的工具人。

“照着说明书你应该能懂。”段宜恩希望JB不要在这种时候说任何“不”字。

“不”虽然就一个但音调语气有很多,十天来段宜恩听了不下百种“不”的说法,音阶完整到能哼出一首 love yourself。

JB应该去唱歌。

“我的学习能力当然比普通人强。”JB拿着染发膏立刻上手,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染出来效果还不错。

“喜欢。”JB说。

“喜欢什么?”

“颜色。”

“是挺好看的。”段宜恩很满意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角落里的JB表情有点不太正常,像在笑,但他是台没有感情的机器,他是不会笑的。

只能是自己看错了。段宜恩后来没去想它。

相处十三天的时候段宜恩带着JB去了练歌房。他觉得JB应该唱歌,就应该唱着试试,试用期就要结束了,时间过得飞快。

“您不能要求我做这些。”

“因为你讨厌。”段宜恩接着JB的话说。

JB被抢了台词,没话说了,从点歌机里找到了love yourself,开始唱。

#everytime you told me my opinion was wrong

# tried to make me forget where i came from

JB真的很适合唱歌吧。

“好听吗?”JB唱完问,显示屏显示“已击败全国100%的选手”。

“好听。”段宜恩说完,又觉得得用JB的方式来说。

“喜欢。”他说。

JB低下头,表情隐藏在房间昏暗的灯光里。

“一会儿结束你会帮我买草莓牛奶吗?”JB问。

“好啊。”段宜恩说。

两人站在便利店门口,一人一瓶草莓牛奶。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段宜恩想看这个无情的假人对待离别是怎样的态度。

“是,我们要分开了。”

JB的确变得有点人情味了,在段宜恩看来。

“你会想念我吗?”他大概又要说什么,你不能要求我吧。段宜恩笑了笑,嘴里的草莓味挥之不去。

“您只是一堆数据,我没有权利做很多。”JB的回答出乎意料,也在情理之中。

“是我奢望了,”段宜恩说,“不过我会记得你呢,只会做泡菜汤,喜欢喝草莓牛奶,被很多人说过无趣的机器人。但我觉得还挺有趣的。”

段宜恩第一次看JB笑,嘴角扬起的,不是他的错觉。

JB被工作人员接走时把《挪威的森林》留给了段宜恩。

“您填写一下用户调查吧。”工作人员说。

段宜恩看看面前面无表情的英俊假人,突然下不去笔。

“优点很多,我列举不完。”

“可以随意填写。”

段宜恩最终还是没填。

“再见。”段宜恩对JB说。

JB的脸上没有表情,也没有回应,就这么走了。

从头到尾,他还是那个没有任何感情的机器啊。

《挪威的森林》被段宜恩收了起来,成为他不想去触碰的记忆。他对JB撒了谎,他试图把他遗忘。

但也没有成功。

知名人工智能公司离经叛道的机器人计划告吹,JB将被摧毁,连带着最后保留的数据一起,被扔进滚烫的铁水里,最终成为城市建设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全网都在推送这个消息,段宜恩无法不看到。

“我没有权利做很多。”

是啊,他连自己的去留都无法决定。但他留下了一本书,是证明他存在过唯一的痕迹了。

《挪威的森林》时隔多日终于被从书架上取下来。

段宜恩翻开它,却从夹缝里掉出一张小小的纸片。

「喜欢」上面写。

有时候好运也不一定是真正的好运呐。眼前的字变得模糊起来,段宜恩抱着书在地上坐了一夜。

又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段宜恩结束了忙碌的工作日,回到家换下被雨水打湿的衣裤,洗了澡打算早睡。

他不明白这时候还有谁会来找他。

“我走了很远的路,你会给我买草莓牛奶吗?”门外的人说。

段宜恩在门里泣不成声。

“会,我会。”段宜恩说。

fin.

肯定有人会想,十个人九个人都擦不出火花怎么到段宜恩就可以了啊。

我乐意嘿嘿

评论(43)
热度(146)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