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三文鱼手握


.

恩恩拿了一根小虎的充电器,又坐回沙发上。锅架上电磁炉,那俩一前一后把食物端上餐桌,恩恩时不时瞅一眼,心里头酸溜溜的。

因为喝气泡饮料喝饱了,恩恩在火锅前坐下后毫无食欲,一根鸡腿菇啃了两分钟。

荣荣很健谈,也很幽默,大家说的没一句话他都能接上,饭桌上的气氛很轻松。但因为他和小虎很熟,而小虎和恩恩又是一个不上不下的关系,荣荣和恩恩只是房东与普通房客,自然话题都是熟悉的人在互动。

荣荣捞丸子的时候没拿稳,丸子弹回火锅汤里,汤汁溅了小虎一脸,辣得他睁不开眼。恩恩抽了张纸想递给小虎,荣荣已经站起来越过汤锅给小虎擦了脸。

「你一定是故意的。」小虎对荣荣说。

「没有的事。」

恩恩又把那张餐巾纸揉成一小团攥在手心里,夹了一大束金针菇,使劲啃都啃不烂,还塞牙。

「刚那个小屁孩是谁啊?」小虎已经忘了和荣荣的双簧,被辣油溅到后刺激到了某个神经突触,脑子里又绕回这件事上。

恩恩干脆不啃了,整颗金针菇都咽了下去,差点没被噎死。

「什么小屁孩。」恩恩锤着胸口问。

「看到我过来就骑小电瓶车溜了。和你聊天手舞足蹈的,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小虎边说还边给恩恩捞牛肉片芝士年糕。

恩恩用手挡住碗让小虎别添了,「我不认识他啊,他带狗来看病的。」

「故意的吧,一定是找借口来和你聊天。」

「你以为谁都是你啊。」

「我怎么了,我的猫是真的食欲不振!」小虎说。

「吃的比猪还多……猫随主人。」恩恩小声嘀咕。

「我猫吃得多是因为你医术高,我吃的多是因为你手艺好。所以你不可以离开我。」

荣荣翻了个白眼,鱼丸咬了一半再也吃不下。

「太恶心了……」荣荣说。

「我也觉得……」恩恩觉得海星。

「我这是真情流露!」小虎完全不觉得。

.




评论(32)
热度(70)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