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三文鱼手握


.

小虎把厨房里的厨具敲得叮当响,听着不像在做饭而是在拆家。

荣荣和恩恩不熟,但作为房间目前的主人,自然没有让客人帮厨的道理,即使荣荣十指不沾阳春水,本着配合朋友演戏的初衷,荣荣还是主动进了厨房。

这样一来恩恩更难受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要为了一顿饭给自己添堵。

「诶很好笑啊,不是你要刺激人家的么,怎么先被刺激了?」荣荣小小声和切瓜的小虎说。

小虎一用力,瓜飞进洗菜池里,小虎随便冲了冲又拣出来放菜筐里。

荣荣挑了根切好的黄瓜丁吃,「你俩摊开说算了,一来二去的真没意思。」

「我就是想看看他疯狂在意我的样子啊……」小虎也吃了根瓜,「今天那小屁孩对他黏黏糊糊的,臭不要脸。」

「就是他一个普通的患者家属吧。」

「看着不像。」

「你怎么变得神经兮兮的。」

「我有吗。」小虎把刀剁进了木质占板里,立刻裂开一条缝。

「……你赔我占板。」

「你又不做饭要占板有什么用。」

小虎被荣荣揪住耳朵扯。

这一幕又被打算回家拿根充电线来知会主人一声的恩恩尽收眼底。

评论(20)
热度(62)
  1. 恶作剧一场羚羊 转载了此文字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