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三文鱼手握

.

荣荣购置的家具和生活用品,个人行李陆续搬进了2203,小虎一大早就帮朋友搬家去了。

恩恩白天在寿司店工作,下了班在宠物医院里泡了会儿。

有一只玳瑁色的猫前天被好心人领养,它的笼子空出来后一直没有清理。恩恩将笼子拆开清洗干净再拼装回去,门口的铃铛突然被人摇响。

铃铛是小虎装的,他说这是他的专属门铃,即使在里屋,听见铃铛声寿司师傅就知道是他来了。

当初觉得他挺无聊的。

恩恩快步走到门口,却发现小虎不是一个人,荣荣也在。

恩恩笑笑没说话。

「我们刚去吃夜宵回来,今天搬家累死了,珍荣的行李多得溢出来。」小虎见到寿司师傅笑得眼睛都没了。

「都是搬家公司搬上来的,你就帮我整理了一下书柜。」荣荣一秒揭穿小虎的谎言。

「那你的书也是够多了,没我在你估计现在还在家里收拾。」

「是了是了。」

恩恩站在这哥俩好面前,有些格格不入,但的确也是,他俩是发小,自己认识小虎才几天,他对小虎一无所知。

「给你带了你爱吃。」小虎讨好地把打包盒展示给寿司师傅看,「你忙完了吗?我们一起上去吧。」

「还没有……」

「那我先上去?我可能还要收拾一下房间。」荣荣说。

「你俩先上去!」恩恩强迫自己微笑,「我给小九量一下体温。」

小虎听他这么说,便说,「你早点上来啊,一会儿宵夜冷了不好吃了。」

说完和荣荣一起走了。

恩恩在啥毛病都没有的寄养哈士奇面前静坐了十分钟才上楼。

.

小虎坐在餐桌上犯困,宵夜被他装在了瓷碗里。

恩恩拉开椅子坐下,默不作声地开始吃小虎带回来的食物。

「一天不见,有没有想我。」小虎嬉皮笑脸地盯着寿司师傅。

说来也奇怪,就这样单独和小虎呆在同一个空间里,恩恩感觉自己拧巴的心又变平整了,「为什么要想你啊?」

「我就很想你啊。」小虎小声说。

「油嘴滑舌的。」恩恩盯着碗里的,想靠咀嚼食物来掩饰一下。

小虎抽抽鼻子,撑着左脸颊打了一个哈欠。

恩恩注意到了,让他去睡觉。

「我看着你吃完。」小虎边说边摇头。

恩恩开心但是恩恩不说,「等着洗碗啊。」

「我洗就我洗呗。今天在珍荣家也是我洗,真是天生劳碌的命啊——」小虎哀嚎出声。

「你们今天还做饭了?」

「是啊,珍荣说想喝我做的泡菜汤,好久不做手都生了……」

「哦」

恩恩三两口把夜宵吃光后端着碗站起来,面无表情地刷了碗,让小虎早点睡,径直回了自己房间。

小虎听着关门声,若有所思。

评论(23)
热度(74)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