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范宜】Q

看到奇怪的东西,那都是乐乎的错!!尴尬癌犯了我!!

🍧前篇传送门

25.
林先生近日来有些奇怪。

电视上的新闻播到非洲相关会很留意,还总是强行把段先生也拉入非洲的话题讨论中。

“非洲?你要去非洲了?什么时候?”段先生前天配了一副防辐射眼镜,解锁了新造型。

林先生说他不去,只是交流讨论。

段先生说动物大迁徙,埃博拉病毒和强烈的紫外线。

“我听说非洲有一个岛国。”

“?”

“叫塞舌尔。”

“然后呢?”

“很美。”

“嗯。很美然后呢?”

“你想去吗?”

“你有时间?”

“……没有。”

段先生一脸“没时间你说个屁”的表情。

26.

段先生和林先生很少争吵,但不代表两人的意见永远保持一致。不涉及原则问题,大部分的争辩会演变成林某人的单方面冷战,因为他堂堂律师吵不过自己男朋友,只能闹别扭了。

争辩的原因也很幼稚,看一个无脑电视节目也会争起来。

林先生需要一个理性思考的头脑,但他其实是个很感性的人,尤其是面对另一半的时候;当段先生从自己搭建的小宇宙跳脱出来进入到他和林先生的小爱情里,他反而是理性的那一方。

段先生在构思新故事,拉着林先生陪他看解决情侣问题的大型都市情感电视综艺节目,顺便让林先生帮他分析,一旦分析起来意见就会发生分歧,很容易联系到彼此,一来二去又吵起来了,段先生撂下一句狠话就进了书房,林先生在气头上,一个人在客厅闷着呢,也没心思搭理他。

晚睡前段先生已经气消,主动去找林先生搭话,林先生却无动于衷。

段先生想着,好的吧那我过会儿再来。

结果那人自己回房躺着了,连句晚安都没有。

气消的步调不一致也挺糟心的。

睡觉时两人各躺一边,谁也不搭理谁,反正床足够大,离的足够远。

鬼知道半夜经历了什么,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窥探了这一室旖旎,肉体纠缠衣冠不整……

林先生先醒了,一眼就看见段先生胸口上的痣。段先生被牵扯后也醒了,很生气地给了林先生的屁股一掌掴,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别搞我”。

林先生被打到清醒,使坏地去捏住他的鼻子。

没了鼻子还有嘴,吸没两口嘴又被捂上。

“你有病吧!”段先生没法睡了,起身作势要对打扰他清梦的人实施家庭暴力。

林先生倒是不躲,段先生也没下去手。大眼瞪小眼了没多久,林先生说了句对不起。

段先生没啥表示地倒回床上,头闷在被子里。

一切的结束只是为了一个新的开始,类似蝴蝶效应,如果段先生当时说一句“我也爱你”紧接着两人一抱泯恩仇,这段大概就完结了。

但是段先生不会说的,这些只存在在林先生的幻想里。

生活还要继续,狗也要遛,吃饭还是在同一桌。

林先生∶“你不可以偷懒,狗一定要一起遛。”

林先生∶“碗得你洗。”

林先生∶“别光吃肉,吃菜。”

林先生∶“一直都是我做饭,你付出点劳动怎么了。”

段先生∶“我又没有不乐意。”

林先生∶“也没有主动。”

段先生∶“……你今天废话怎么这么多。”

一针见血,专治话唠。

狗在小公园里撒欢,段先生面无表情地给了林先生两个选择,“你要么现在亲我要么晚上别和我睡一张床。”

27.

林先生总是给段先生讲他遇到的奇葩案件和奇葩当事人,段先生心情好的话,会让这些人当当群演。

例如林先生说前几日他给一个小服装厂的老板提供了免费的法律咨询,对方送了两套加绒加厚的动物连体衣说是给他和太太。

“尺码不合我吧。”段先生说。

“我说我太太个子和我差不多让她挑件大码的。”

林先生率先抽出一件黑白恶魔,在段先生身上比划了一下,衣服背面还有一对小翅膀,做工可以说很仔细了。

“我们先理清思路,谁是你太太。”

“你啊。”

“不对,太太都是姑娘家。”

“你自己想,平时你的读者都叫你大大对吧,但是太太比大大又多了点什么,你看是不是很有道理。”

“流氓。”

28.

段先生刚和林先生在一起之前卖出了一部长篇小说的版权,打算拍成网播剧,准备了大半年终于要开始拍。

开机仪式后的开机饭段先生是作为特邀编剧参加的,不胜酒力的他喝两杯就不行了,私下悄悄让助理给林先生打电话。

助理没见过林先生本人,但上次签售之后盖起的高楼也有她添砖加瓦,好奇心更是在听见林先生的声音后到达一个峰值。

不一会儿,林先生开着小车,穿着大裤衩和棉T出现在了酒店的门口,一点没有传说中的英俊。在家里躺尸的他被临时叫出来,穿着衣服就已经很不错了。

段先生见到了亲密爱人,荤话就像开闸的洪水,助理小姑娘见状赶紧溜了,看多了她们段老师的高冷形象怕是要轰然倒塌。

“一杯倒还瞎喝。”林先生帮助他扣好安全带。

“开心嘛,我看中的演员果然演男一号了,我开心的。嗝。”

“……”

“嘿嘿,嫉妒么,快说。”

“呵,他嫉妒我,他看得见摸不着。”林先生说完在段先生的小腰上掐了一把。

段先生喝了酒连痒都不怕了,“人家是直男,钢板一样的。”

“我以前也是。”

“现在不是了?”

“弯成盘山公路了。”

“所以不是我也可以,是个男的都行了。”

“不行,你不能始乱终弃。”

段先生还在琢磨林先生这话的含义,林先生专心开车,他的刘海有些长了,总耷拉在前额,他便随意地往脑后一捋,让段先生卡顿的大脑更加不清醒。

“做※吗。”段先生小声地问。

林先生耳背,段先生便解了安全带凑在他耳边问。

“现在??”

“在车里。”说完段先生就调整了座椅靠背的高度,手伸进裤子里驰骋,眼神里赤luo luo 的勾引。

林先生差点把油门当刹车。

段先生玩自己的还不够还要玩别人,终于到了家门口,林先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车停好,把纵火犯赶到后座一顿教训。

“是不是特别热,里边。”纵火犯还在火上浇油,像在邀功一样求夸奖。

“也亲亲这里,这里也要。”

“你好棒哦”

“浪的你。”林先生堵住了身下那张langjiao的嘴,只能看到黑漆漆的眼珠子,气场立刻和刚才判若两人。

身 xia #被不※断jin chu,嘴唇被han zhu 没法说话。段先生握※着自己有些ruan掉的fenshen,他想和他的哈尼一起gao#chao,但他she不出来。

林先生到最后都没ba出来,甚至还把漏出来一点子孙往里推。

车里的空间太小了,躺着挤得慌,林先生终于舍得退出来,却看到段先生毫无灵魂地在DIY。

“怎么办……”手都酸了,翻身蹭坐垫也没用,段先生很想死。

林先生坐在中央扶手上好整以暇地看他急,“让你突然犯嗲。”

段先生委屈地要命,抓着林先生的手要他帮自己DIY,“我都牺牲我的kuaigan让你shuang了……”

林先生弹了弹那根往冒着水的dingdingding,“我总不能一个人爽对吧。”

dingdingding的主人点头如捣蒜。

……

终于发泄的段先生发誓以后不会再有第二次,太不利于身心健康。

29.

家里蹲了一段时间人都长出了菌子。饭桌上段先生将一块糖醋排骨塞进嘴里,正打算说些什么,林先生也抬起了头。

“你要说什么?”林先生问。

“你先说。”

“我先说吗?”

“赶紧的!”

“周末陪我回趟家好吗……我妈昨天打电话过来问我……”林先生小心翼翼地开口。

“……_(:з」∠)_”段先生迅速咽下一口饭,点头。

林先生见他这副模样,便说∶“算了算了,改天吧。”

“别,就周末吧。”

林先生开心了。段先生背着他偷偷退掉了动车票,他原本想告诉林先生他的出行计划。

30.

林先生比上一次见段家人时紧张多了,段先生反射弧比较长,出门前换衣服才开始焦虑。

“耳环也不要戴了,要不我穿球鞋吧。是不是背双肩包更好?”焦虑的段先生跪坐在床上,想在衣柜里翻出一条自己上学时穿的衣服。显然不可能。

“你干脆扎根红领巾吧。”林先生的紧张感反而过去了,侧身躺在他身边闲适地玩着手机。

段先生没理会他,自己又决定不下来。

林先生亲自出马为他的小少爷打点出一套。

“你爸妈喜欢这样的么?”段先生指着T-shirt上的海绵宝宝图案,问。

“我喜欢。”

31.

林先生开着车,段先生坐在副驾驶不自觉地啃手,被林先生瞧见了往他嘴里塞了一颗棒棒糖。

“一会儿我该说什么?”段先生含糊不清地说。

林先生捏了捏段先生僵硬的肩膀,说:“不用刻意找话题,我妈人很好的,我爸其实也是小孩脾气,而且我妈会帮我们说话。”

“万一你爸妈不接受我怎么办?”段先生快速地眨眼,“我是说,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家长。”

“怎么会……我不知道,我居然是你的第一次!”

段先生心想自己怎么总是在他面前说漏嘴,但看他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自己也有一点……心情好?

“出柜这件事,其实比你想象中要复杂多了,你家里人可以接受,周围人呢,你以后还会没有孩子,甚至婚姻都不会被认可……”段先生嘬着那根棒棒糖,他不是很想深究自己说出这些话时的真实想法。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林先生把车停在路边,“你这是要甩了我么。”

棒棒糖被咬碎的声音很突兀,气氛变得古怪。

林先生等不到回答,挂档踩油门,掉头回家。

32.
林先生和段先生在一起后的第一个圣诞节没有一起过。

接近年末,各院为了结案加班加点,林先生忙的焦头烂额。

段先生想留下来陪林先生,但嘴欠傲娇的林先生不知哪根筋抽了,违心地说,你回家过圣诞吧,别管我,我太忙了你在家里也无聊。

段先生反复确认了几遍“真的不要我留下吗”,林先生都很坚决,那段先生当然是走了。

哪怕当时段先生说一句,不我一定要陪你,林先生那假大度的伪装便会全部卸下。

段先生到LA的第一天,林先生就忙到了晚上九点多。下班回到家里,没有电视机的声音,那个盘腿坐在飘窗上的小茶几前码字,听见开门声偶尔会对自己吹口哨,偶尔会说“今天真晚/早”的人此时正在距离自己一万六千公里的地方和家人愉快地为节日做准备。

狗也没留下。

林先生打开电视机后去洗了一个热水澡,再给自己下了一碗面条坐在沙发上边看边吃。电视上在重播做菜的节目,简单易学,林先生默默记下了,想等段先生回来做给他吃。

突然很想他,想听他的声音。按下那串熟记于心的号码,才想起时差的问题。

6:07 am,洛杉矶时间。

摁灭了屏幕,洗碗,关电视,整理第二天开庭需要的资料,上床睡觉。

很累却很清醒。段先生上一次离得这么远已经是半年前,一切都不一样了。手在旁边的位置扑了空,林先生懊恼地抱着段先生的枕头,上面还有栀子花洗发水的味道。

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显示着01:13 am。

洛杉矶已经是早上九点。

林先生快速摸出手机拨通了段先生的电话号码。

“喂。”

林先生抱着那个枕头盯着天花板,像在干坏事一样紧张到说不出话。

“怎么了?”

“啊……不,没什么。圣诞快乐。”

“今天是平安夜,傻子。”段先生笑起来。

“我这边是圣诞节。”

“好好好,merry Christmas!”

“你在做什么?”

“装饰圣诞树呢。”

“把袜子挂在床头,会有圣诞老人送礼物吗?”

“圣诞老人都是从烟囱里扔礼物的。你还在看材料啊,应该凌晨了吧。”

林先生想说,我很想你。

“就睡了。”

“我要去忙了,你快点睡觉。”

“那白白。”

段先生在电话那头亲了一口。

挂了电话,林先生盯着屏幕上的通话时间,感觉自己像条弃犬。

圣诞节当天段先生更新了微博,是他和高大圣诞树的合影。微博发出之前段先生传了很多张给林先生让他挑选,林先生选了捂着眼睛笑的。

段先生写道,Merry Christmas🎄 & See U soon!

评论里的各位都在天真地猜测是不是明年开春会有新的巡回签售或者新书发行。

又是一个加班的夜晚,林先生回到家门口发现自己上班前竟忘记锁门。

门刚打开就被自家狗围着转。

段先生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说:“总算回来了,可困死我了。”

……TBC……

每次被乐乎diss都要消耗我的元气……

此文我也不知道几更完结了反正还要搞事情,不然怎么叫Q不叫Something Good呢!!(来自一个出尔反尔的作者(不要问我是不是HE肯定是

我弱弱问一下……甜,甜吗?






评论(62)
热度(167)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