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宜】你爱我吗 21

不能20完结我就23完结。谦谦杀青👏

Chapter 21

金有谦安静地喝着一杯低度鸡尾酒,酒杯见底,另外两人的谈话也进入尾声。

他听到了许多自己根本不愿意知道的内容,却自虐似的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即使是唯物主义的他也开始相信在冥冥之中存在着一种让人琢磨不透的巧合和命中注定,没办法解释。

朴珍荣找了一个奇烂无比的理由在会所门口与林在范和金有谦道别,林在范想自己打车回家时金有谦从口袋里拿出一串车钥匙,拉起林在范的手径直朝停车场走。

“你刚才喝酒了。”林在范皱着眉拉住他。

“低度数,没事。”

“你让助理来接你吧,我自己打车回去。”

“我让他回家了,车钥匙也给我了,说好给他放假又突然叫人过来,不好吧。”金有谦突然耍起赖皮,强硬地把人带到车前,打开副驾驶的门把林在范往里头推。

林在范看着帮他系安全带的金有谦没力气和他争辩,等他坐进驾驶位才缓慢开口,“有谦,我现在脑子很乱……你身份特殊,真出了事很麻烦,听话好吗,找一个代驾。”

“你别把我当小孩,我自己有分寸。”金有谦说完直接点火上路。

车里只有交通广播的声音,主播在欢快的背景音乐里讲着一日城市新鲜事,偶尔接听一个听众连线。

一位听众很实在,直接问了晚餐吃什么好。主播也很专业,没笑场,一本正经地开始胡说八道,林在范对此再熟悉不过,他的工作内容也大同小异。

“晚餐嘛,如果是独居的朋友,选择就有很多,如果家里有其他人,就要照顾到所有人的口味,还要考虑冰箱的内容是否撑得起你对食物的想法。我今天回家就准备做一个葱烧豆腐,最近我媳妇儿太好这口了……”

金有谦估计是被广播感染,笑着提议:“哥你想吃点什么?要不吃了饭我送你回去。”

林在范刚想回答手机就响了,拿出来一看,屏幕上的名字让他一时间有些慌乱。

金有谦一眼就看到了屏幕上那个硕大的“烦人精”,立刻明白了,忍着一股酸劲问:“怎么不接?”

林在范按下接听键,金有谦把广播的声音调小,似乎连电话那头的声音都听得清了。

“现在就回去了。”

“我想吃……鸡蛋香肠面。”

“床头柜里有零钱,你直接去拿。记得带上钥匙……”

“那你也给它买一个。”

“嗯。”

……

平淡无奇的对话。

林在范可能没有发觉他的嘴角正情不自禁上翘,城市的光影倒映在他的侧脸,很温柔。金有谦在等红绿灯的间隙扶在方向盘上看着这个自己暗恋了很多年的人,心里头有些羡慕,也感到释然,他爱的人一直不缺爱他的人,他爱的人有自己深爱的人,过了多少年都没能改变。

金有谦侧过脸,不着痕迹地用指腹抹掉了眼角的湿润。

林在范打完电话便一直看着手机桌面出神,先前的温柔里掺杂了一些新的情绪。

“哥,你还记得A大门口那家南方人开的小吃店吗?”车子重新起步后变了道,金有谦把音响的声音重新调大,节目貌似快结束了,在放一首轻缓的爵士。

“嗯?你以前不是很喜欢他们家的花生糯米团吗。”

“突然就想吃了呢。”

-

车子停在了小吃店的门店前,金有谦扯着林在范的大衣袖子说:“哥~你去帮我买好不好,我出去排队会被认出来的。”

“现在倒是担心被认出来了?”林在范说归说,还是围着围巾下车排队。若不是A大还没正式开学,这家店的生意会好到令人害怕。

林在范点单时把招牌小吃都点了两份。

金有谦看他提了一大袋也没说什么,自顾自拿出一盒糯米团,“在范哥,本来我还在想怎么让你开心。”

“?”

“现在就很好……真的。”金有谦咬了一口糯米团,花生粉在鼻腔里野蛮地冲撞,年轻时还喜欢这种感觉,现在却令他难受。果然成长容易让人偏离原先的轨道,以前树立起来的一套行为准则推翻起来也是轻而易举。

林在范递过来一杯热豆奶和一张纸巾,让他别太用力呼吸。

“你也觉得很可笑吧。关于机器人的事。”林在范脱力地靠在座椅上,怀里还抱着刚买的点心。

“说实话,当我得知珍荣哥的想法,我觉得他不可理喻。”金有谦因为花生粉鼻音变得有些重,“但是,哥,段哥他……走了这么久,你真正感到幸福的日子,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

“你爱他吗?”

“……”

“段哥也不愿意看到你现在”

“不要说了有谦,别说了。”林在范打断他,“给我一点时间。”

今天的糯米团格外甜腻,金有谦手里的竹签犹豫不决,最后扎了一块不大不小的举到林在范的面前。

“上学时总觉得离快乐很近,每次能吃一口它,似乎许多问题都能轻松面对。吃吧,趁着还没冷掉。”金有谦说。

-

五楼的灯光亮着,林在范在楼下和金有谦道别。

“有空联系。”金有谦从口袋里变出一副手套,是一个多月前见面时林在范给他的,现在物归原主。

林在范已经忘了手套的事,“每次都这么说,我们大明星忙起来,人影都见不着。”

“哥少打趣我了,说了千万遍,哪次真的想起我。”金有谦笑着把林在范拉进自己怀里,他最后任性一回,只要他哥有一点拒绝他就会立刻放开。

林在范回抱住他,说了句“谢谢”。

“别,我最怕这个字,叠字更怕,我只是冒着被抓酒驾的风险送哥回家而已。这谢应该对珍荣哥说,他才是操碎了心呐。”

“我年纪最长却总让比我小的替我操心,没脸没皮的。”

“所以别再逃避了。”

抱是抱不够的,但总会有一个期限,期限到了就应该自动放手,这是游戏规则。

金有谦目送林在范消失在一楼的楼梯拐角,等了很久都没听见关门声。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在五楼的感应灯重新亮起来之前,金有谦已经钻回到车里。

A城的冬天仿佛没有尽头。

……TBC……







评论 ( 27 )
热度 ( 57 )
  1. 恶作剧一场羚羊 转载了此文字

© 羚羊 | Powered by LOFTER